美高梅官方网站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澳门美高梅网址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澳门美高梅网址 > 画痕

画痕

时间:2017-11-25 作者:未详 点击:

  王磊和顾兵两家是世交,到了他们这代,关系不但没淡化,反而更近了。
  
  这天,顾兵去王磊家吃饭。媳妇们在厨房忙乎饭菜,两人搭不上手,就在客厅喝茶闲聊。这时,顾兵忽然指着客厅墙上挂的那幅牡丹富贵图说:“好好的画咋破了呢?多可惜呀!”
  
  王磊笑了笑说:“噢,前些日子让儿子拿棍子敲的。结婚时,父亲也不知从哪买的,也没好好装裱就匆忙挂上去了。你看,颜色都变了。这不,我正好托人求了幅王大画家的画,刚准备换上,正愁着一个人不好摆弄。”说着他就招呼顾兵帮忙,两人费了半天事,才把旧画卸下来,把新画挂了上去。
  
  “这旧画是要扔了吗?”顾兵指着躺在地上的那幅富贵图问。
  
  王磊说:“留它干吗?也不是什么名人画的,不值钱。你想要?想要就拿去。”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顾兵说着就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画卷起来捆好,“我先放车里了,不然等会忘记。”说完,他拿着画下了楼。
  
  这时,王磊的老婆胡倩送菜过来,不解地问:“顾兵干啥去呢?”
  
  王磊笑道:“这不刚把墙上那幅画换了,我正想扔呢,顾兵却宝贝似的捡了个破烂。”
  
  胡倩没吭声,送走顾兵一家后,朝王磊嘀咕道:“你确定那画不是名人画的?那可是你爷爷留给你的。。”
  
  “我爷爷就一普通工人,他的社交圈方圆不过五里,他能讨来名人的画?”
  
  “那也不一定啊!”胡倩不服气地说,“你看过画的落款吗?”
  
  王磊说:“那倒没仔细看过,再说那字是草书,印章也是篆体,我看了也不认识。”
  
  胡倩还在唠叨,王磊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即使是名人的画,凭咱两家这交情,还抵不上它吗?”
  
  不过,经胡倩这么一闹腾,王磊也多少有点后悔,就暗中观察了顾兵一段时间,未见他有大起大落的情绪,便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这天,王磊被胡倩一个电话从单位催回了家,一进门,就听胡倩没好气地说:“都是你办的好事,那幅画挂得好好的,换什么换!”
  
  王磊一愣:“还真是名画?”
  
  胡倩气哼哼地说:“我今天碰见顾兵的老婆去装裱店拿画,如果不值钱,她会花这冤枉钱?”
  
  王磊目瞪口呆,半天才说:“那怎么办?”
  
  “怎么办?要回来呀!”胡倩大声说。
  
  王磊犹豫道:“这嘴咋张得开?送出去的东西,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啊!”
  
  胡倩眨巴着眼睛,忽然说道:“我明天再去他们家探探。”
  
  第二天,胡倩直接去了顾兵家。顾兵被单位派去出差了,他老婆李娟在家。李娟看见胡倩来了,热情地招呼她坐下,端上水果让她吃。
  
  胡倩耐着性子与李娟拉了半天家长里短,瞅了个时机,还是把话题引到了画上:“听说顾兵把从我家拿回的画又修复了,这不值钱的画还裱起来干吗?”
  
  李娟警惕地说:“没,没啥,顾兵喜欢怀旧的东西呗。”
  
  胡倩似笑非笑地说:“不会是这画很值钱吧?”
  
  李娟装作没事似的说:“值啥钱呢,都挂你家墙上十几年了,这要是名画谁舍得就那样随便挂着?”
  
  胡倩撇撇嘴说:“我们两口子没艺术细胞,哪懂得欣赏啊!”
  
  李娟急忙辩白说:“我俩也不懂,谁知他犯了什么病非把这破画裱起来?还浪费个装裱钱呐。”
  
  李娟回答得滴水不漏,让胡倩一时竟不知如何再问下去了。胡倩思忖片刻,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说:“咳,实话告诉你吧,我家王磊背着我在画的后面藏了五千块私房钱,怕让我知道了跟他吵,一直没敢吭声。昨天听说你们去裱画,担心也没发现画后的钱,这可别让装裱店的老板捡了大漏。”
  
  “你不说我倒忘了,顾兵临走前还嘱咐我把钱还回去,我忙昏了头,把这事给忘了。”李娟说着便去卧室拿了五千块现金给了胡倩。
  
  胡倩为了要回画就这么信口一说,没想到李娟还真给了五千块钱。拿着钱,她气冲冲地回家了,一进家门就冲王磊发起了火。王磊急忙制止说:“打住,打住,你是说李娟真给了你五千块钱?”
  
  胡倩余怒未消地说:“那还有假?在我包里呢。”
  
  王磊皱着眉头说:“我没在画后藏钱,为啥你一诈李娟,她就把钱给了……”
  
  胡倩站在一旁也愣了:“你真没藏钱?”
  
  王磊白了胡倩一眼,说:“我工资多少,你不清楚?”
  
  “看来这画是真值钱。”胡倩痛心疾首地说,“不然她不会这么痛快地给钱,她是怕我们把画要回来呀。”
  
  王磊沉默半晌,这事儿还真是不好办。两人一时都没了主意,这事也就搁了下来。
  
  这天,两口子吃罢晚饭,看起了电视。这时,市电视台每周六晚上的固定节目《寻宝》开始了。节目开始没多久,便听胡倩“啊”了一声,王磊忙问怎么了。胡倩结结巴巴地说:“李、李娟,刚才我看见李娟了。”
  
  王磊一惊:“你没看错?”
  
  “千真万确,真是她!”胡倩定了定神,肯定地说,“她一定是去鉴画了。”
  
  如此一来,两人更加确信那幅画值钱了,眼睛耳朵就一同聚焦在了电视机上。终于等到李娟上台了,就见她怀抱着那幅画,戴着一副墨镜,缩手缩脚地走上台。
  
  “瞧,这做贼心虚的样子,连墨镜都戴上了。”胡倩讽刺道。
  
  这时,就听主持人说道:“下面这位持宝人,所持的宝贝是祖傳的墨宝,据说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胡倩忍不住又挖苦道:“还祖传的墨宝,呸!拿我家的东西,还好意思张嘴。”
  
  电视机画面上,专家们开始鉴定那幅画了。在静默中等了片刻后,就听专家说:“这是一幅普通的牡丹富贵图,年代大概是民国后期的,市场价也不过几十块钱吧。”
  
  专家的话,一下子把所有人震蒙了。这时,专家就从画的个人风格、印章、题跋、纸绢、装潢等专业知识进行解释,最后指着画上的印章说:“这个印章刻的名字叫顾润泽,在中国历代都没有一个大画家叫这个名字,也就说这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画。”
  
  王磊还没从惊愕中醒过来,顾兵却打来了电话。顾兵的声音很低沉,他说:“快看市电视台的《寻宝》节目……”
  
  王磊皱着眉头看了胡倩一眼,然后轻轻说了句“正在看”。顾兵兀自叹了声:“没想到李娟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拿画去鉴定了,唉,也怨我当初跟她开了句玩笑。”
  
  “玩笑?”王磊不解地问,“啥玩笑?”“其实这幅画是我爷爷画的,我爷爷年轻时是个文艺青年,只是我爸和我没有遗传到这个基因。那天,我看到你要扔那幅画,本来没在意,但看到画上的印章与我家里保留的爷爷遗物一样,就确定那是爷爷的画。你当时说画不值钱、不是名人的画啥的,我怕说出真相让你难堪,就没吭声……你是知道的,我从小是爷爷看大的,发现他的遗物能不高兴吗?所以在路上,老婆问我要这幅破画干什么,我顺嘴就吹了句‘这可是幅名画,王磊不识货,我可识货’,没想到她竟然信以为真了。要不是我刚出差回来,她质问我,我还不知道发生这一连串的事呢!”
  
  王磊沉默了,心想:看来那五千块钱得还回去了,但曾经的友谊不知还能不能回得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