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將門嬌嬌一睜眼偏執王爺來搶親 > 第963章 【帝后】終章

上次見謝長珩的時候,他還是要靠雙手撐著拐杖,其實還是不良于行的。
如今這是好了很多很多。
“母親。”
謝長珩瞧見母親熱淚盈眶,一時也心中震動,“孩兒不孝,回來的晚了。”
“不晚不晚!”
于氏一把抹掉臉上的淚水,這一回滿臉都是笑容:“你來的正好,快進來吧,秋水也快來——”
酒過三巡,謝長淵已經有些醉意。
他隨手拉了拉領口,疏散幾分熱氣,拎著酒壺上前,哥倆好的抱住謝長珩肩膀,“四哥來遲了,罰酒罰酒,必須罰!”
謝長珩爽快道:“好,應該罰。”
于氏罵了謝長淵一聲,叫他注意點。
謝長淵笑道更是大聲爽快,喝酒去了。
謝昭昭看著這一家子人都圍坐在這里,前世的許許多多,乃至今生的許多畫面都在腦海之中飛速閃過。
真怕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可這一切的一切全部這么真實。
真實里又缺了些什么。
像是心缺了一角,有點悶,有點酸。
謝昭昭抬眸看著廣陽廳門外一角天空,那里有一顆星辰很亮。
也不知道宮中情況如何,阿祁什么時候能脫身?
她很想問一問兄長或者父親宮宴情況,只是看大家都已經喝了不少,你來我往的興致很高,倒是也不好開口打擾。
“別著急。”
謝威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馬上就到了。”
謝昭昭立即回頭看向父親,“確定嗎?”
“自然確定,我們離宮的時候宮宴已經差不多了,他更衣到這會比我們慢一點點。”
謝昭昭點點頭,“那就好……多謝父親。”
謝威一笑,端起面前酒杯直接超謝長淵招呼,“來,跟為父喝!”
于氏也叫人送了一些勁頭小的果酒給,招呼女兒與兒媳嘗一嘗,難得團聚,開心開心。
謝昭昭陪著喝了不少。
她平素極少喝酒,酒量并不怎么樣。
這果酒勁頭小,但是她喝的多了也有點發暈,臉頰都紅撲撲了。
可是云祁還沒來。
她時不時要看一眼廣陽廳門口,一直不曾有人來稟報。
于氏也知道小女兒的心思,關心地說:“我讓人去問問看。”
“不用。”
謝昭昭搖搖頭,“他忙完了就會來的,嗯,肯定。”
于氏面色擔憂:“昭昭你喝多了吧?”
謝昭昭閉上眼睛搖頭:“好著,還能再喝好幾杯呢。”
于氏這下確定她是真的喝多了,立即叫人來扶著謝昭昭起來,“娘送你到你的望月樓去休息一下吧,放心,陛下到了就帶他過去。”
謝昭昭想拒絕,無奈頭暈的實在厲害,只好靠著于氏站起身。
一路上冷風吹拂,外頭鞭炮爆竹聲不斷,惹的謝昭昭頭暈的更加厲害。
腳下也有些跌跌撞撞。
等走到望月樓前的時候,謝昭昭已經腳軟的完全靠在婢女身上了。
于氏自責道:“早知不給你喝那么多,小心——這望月樓,怎么——”
于氏的話音忽然一頓,臉色也變得很是驚奇。
望月樓內亮了燈火。
而且院內影影綽綽。
于氏是上過戰場習過武功的,即便到如今年歲警覺心也從來不低,那是院子里進了人了!
能不經過通報進去還亮燈,這么堂而皇之的人,普天之下絕對只有一個。
正當于氏驚奇他怎么不讓人通報的時候,那身著玄色錦衣的青年男子自望月樓院內出來,雙手伸出,“給朕。”
婢女連忙將謝昭昭交給云祁,欠身行禮。
云祁把綿軟的謝昭昭抱起,對于氏說:“朕帶她進去照看,夫人放心。”
“好……好!”
于氏回了兩聲,依著禮數欠了欠身。
云祁已抱著謝昭昭大步進了望月樓內,門板開合,噼啪一聲。
于氏輕聲一嘆,望著那樓中燈火,只覺心中全是圓滿。
……
云祁帶謝昭昭到了床榻,扶她靠著自己,拆她發上首飾,又去拆解她的腰帶。
“住手……”
謝昭昭眼皮晃了晃,張開一雙迷蒙的眼睛,盯著云祁看了一會兒,雙臂一伸抱緊他的脖子:“原來是你這個登徒子啊!”
云祁低聲笑問:“醉鬼……還要住手嗎?”
“不要住手了,要脫衣服,好熱啊……”謝昭昭說的沒什么力氣,拉了兩下領口拉不開,輕捶云祁肩頭:“你快點。”
“遵命。”
云祁低頭在謝昭昭耳畔吐出兩個字,手指熟練的拉開她的腰帶、衣帶,將那外頭裹著的襖裙都脫去。
謝昭昭舒服地喟嘆一聲,輕靠這云祁又閉上眼睛,“你怎么才來……我等你好久,我一個人孤孤單單。”
“孤單?”
云祁輕拍著她的臉頰:“你和家人在一起也會孤單嗎?”..
“會啊,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家人啊,他們都成雙成對的,我一個人啊……”
云祁某種柔光閃動,“是嗎?我其實不是才來,我來了有一會兒了,只是沒讓人通報,沒有去前廳。”
謝昭昭腦袋迷糊,聽不太懂:“嗯?”
云祁親吻著她的眉眼,低低又說:“你知不知道我這個人嫉妒心和占有欲都很強,我不去前面,是知道你想家人,想團聚。”
“可我看你眷戀他們我又覺得你不重視我,那我定然高興不起來。”
“我不喜歡你把太多的心思和時間都放在別人身上。
“但我又不能把你關起來,讓你只圍著盯著我一個人。”
“所以我只能在這里等著你。”
“昭昭……”
云祁的手托在謝昭昭的后腰上,將她抱著靠近自己面前,柔聲低語:“昭昭。”
謝昭昭雙眼迷蒙地看著他,“我在的,阿祁我在……阿祁我又沒有說過,我愛你阿祁。”
云祁:“……”
真沒說過。
這時候說了,醉洶洶的。
云祁滿心激動又夾雜著無力,總覺得這樣的話應該是清醒著,認真無比地與他說,不該是這樣的。
“我愛你。”
謝昭昭仰頭親上云祁的下頜,手已不規矩地順著衣領往里探索,“阿祁,我們一直在一起,下輩子、下下輩子……”
“一直……”
云祁看著醉眼朦朧的她,心火撩動。
有因為聽到如此坦言表白的激動,亦又被她胡亂磨蹭撩撥的火氣。
他們自是要一輩子在一起的,生生世世都不分開。
——全文完
好了,全部結束了。
正文加番外歷時一年三個月,四百天,也是最近這兩年里唯一一個二百萬長篇。
人物很多,我也真的很貪心想把每個人都寫好。
只是寫到最后有些地方還是差強人意。
有許多原本定好的情節,寫的時候居然不受自己控制,然后偏向了別的方向,但總體來說大走向全部符合作者心中設定。
我個人認為已經很圓滿了。
玄靖和紅袖、陳文碩和云瑤不寫,作者本身也有考慮。
這本書寫了好幾個將軍,而且都寫的比較細,人設做的很全面。
玄靖、陳文碩又是將軍。
玄靖吧,介于玄明和謝長清之間的,陳文碩有一點介于玄明和云祁之間,有云祁曾經的少年氣和玄明的憨厚穩重。
這樣的話,如果我去寫,這兩個人的感情線對手戲可能會出現細節同質化。
看起來未必會好看。
再加上作者眼睛不舒服,實在是狀態不佳,所以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到此為止。
對于一些角色的后續,我也并不想寫的很清楚明白。
人生變數很多的,適度留白,也給大家一些想象空間。
感謝喜歡本書和一直追讀留言的各位讀者陪伴。
同時希望所有看到這里的大可愛、小可愛們平安喜樂,萬事順遂。
人生會合難,聚散自有時。
山高水遠,有緣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