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末世:全人類只剩下我和一個女孩 > 第一章:少年 1
  這座城市已經“死”了,

  只有空虛占據了上風。

  高聳的樓房,翻倒的車輛,橫尸路邊的骸骨,

  曾經的祥和不復存在,

  這座城市已經“死”了。

  一個少年小心翼翼的走著,

  以穩定的節奏向前邁進。

  帶著背包,背包里面裝著一把刀和幾個小袋……

  他穿著厚羊毛衫和牛仔褲。

  一個裝有手槍的槍套掛在他腰間的腰帶上,他右手拿著一把斧頭,那鋒刃經歷了無數風霜。

  他可以看到它被多次使用,本來,他只是一名平平無奇大學學生,度過了一段叫做廢材期的時期。

  然而,有一天,這個世界發生了災難,他不得不負重前行。

  手中的武器是拯救生命和生計的唯一途徑,少年的表情散發出不一樣的氣息,即使看到尸體或事故車輛,他的表情也不會改變。

  他只是冷冷地注視著四周,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沒品位的眼底深處,帶著無奈,

  情不自禁,這個世界上再抱怨什么都已經晚了,

  他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聽到了可疑的聲音。

  “有什么”正在緩緩靠近,幾秒鐘后,一個男人從巷子里出現,

  他穿著沾滿鮮血和嘔吐物的衣服,低聲呻吟著。

  他的容貌明顯不正常,皮膚蒼白,眼睛空洞無神。

  鮮血從他的鼻子和嘴巴里滴下來,而左手腕的指尖也被撕裂,露出變色的血肉。

  盡管受了這樣的傷,但他并沒有表現出任何痛苦的跡象,他這是由于感染。

  ――‘變異狂犬病’

  這種疾病已經導致許多人“死”亡和復發,復活的尸體沒有理由,一邊攻擊人,一邊不斷增加尸體的數量。

  舊時代稱復活的尸體為“地獄使者”,有些人稱他們為喪尸。

  這人的模樣,還真不愧是喪尸,猙獰而麻木,行尸走肉是仇恨和憐憫的對象,只有送他去地獄,才是救贖。

  “不要猶豫!”

  這是少年強加給自己的第一條“規矩”。

  不惜殺戮,來保護我自己!

  舉起斧頭向前走,如果一個人決定殺人,一定要迅速而肯定,不然對方就會反應過來,從而反殺!

  一把粗壯的刀刃插入了喪尸的頭頂,快如閃電,喪尸都沒有反應過來。

  或者,準確的說,它沒想到眼前的人,會爆發出這樣的戰斗力!

  拔出刀片并再次切割,

  粘稠的血濺了出來。

  到第三次時,喪尸倒下了,一動不動。

  少年繼續走路,手里拿著一把滴著紅色水滴的斧頭。

  穿上結實的徒步鞋踏上柏油路。

  一道血跡隨之而來,一群烏鴉坐在電線上靜靜地打鳴。

  這就像在嘲笑一個孤獨的少年,

  少年對徒勞的哭聲報之以扭曲的冷笑。

  他習慣了孤獨。

  曾經的日常生活,曾經一起生活的“朋友”,如今已不復存在。

  貪圖已失去的東西,什么也得不到。

  末日已經過去四年了。

  在這瘋狂的歲月里,活下來的人,從某種程度上都是“強者”。

  “強者”會剩下什么呢?

  一種精神上仿佛被從里面刮出來的孤獨感和挫敗感。

  和干涸的仇恨。

  復雜情緒的漩渦在他的身體里盤旋。

  只為細細品味無法改變的日常生活。

  “接受現實”

  ——這是第二條規則。

  它是生命末期最重要的東西,也是支撐少年理智的支柱。

  他嘆了口氣。

  像是回應那樣,風輕撫著他的臉頰。

  十一月下旬的寒風刺入身體。

  “——已經入冬了嗎?”

  少年吐出一句話,他很快消失在風中。

  遠處,赤黑色的血液從尸體中流出,形成了一個扭曲的水塘。

  一灘血水,自那緩緩蔓延開來。

  一只烏鴉落在尸體的背上,低低地啼叫著,

  這座城市已經“死”了,

  只有空虛支配著它。

  “變異狂犬病!”

  它是在三年前一月被發現的,

  第一個確認的國家是孟洲某國,這個世界有七大洲,孟洲位于沙漠之中。

  其實據說雅洲的“某國”更早,雅洲就是他生存的區域。

  最后因為平時的信息戰,也不知道具體在哪。

  不過,從哪里開始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死于狂犬病的人站起來攻擊人。

  也就是說,行尸走肉開始出現了,

  復活的尸體,不再是人。

  不會說話,更沒有感覺。

  一種只會咬人或吃人的存在,并且會讓咬的人,短短幾個小時,變成同類。

  一股死亡的浪潮,緩緩蔓延到整個世界,包括動物。

  各國被迫在所有戰線上作戰,

  然而,根本沒用,

  整個世界亂作一團,

  他自然和父母失去了聯系。

  在那之后的一個月里,他和麗娜,一起生活著,

  不過,最后活下來的,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了。

  開始,還能聽到廣播,還有電視播報剩存的人,后來越來越少,甚至人,都很久沒碰到。

  不知為何,隨著人類的快速消亡,喪尸們竟然也陸續自滅而亡,沒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是喪尸并沒有完全消失,從某種程度上,它們的數量,變少了。

  盡管如此,他每天還是提心吊膽的活著,他孤獨艱難的生存著,

  直到現在,孤獨的生活還在繼續。

  位于城市北部的住宅區,那里有一個房子,是屬于他的,

  現在他要回去了。

  房子、花園和停車位都用柵欄隔開,要通過鎖著的門才能進入。

  幾塊木板和方木固定在柵欄上,

  除非使用梯子和電鋸等工具,否則無法突破。

  這還不是全部,

  安裝在側壁上的金屬片和刀片的陷阱。

  帶凈水裝置的雨水箱,

  園內停放著自衛隊的偵察機車和山地車,

  兩者都經過修改,包括槍支架和裝載補給品的車廂。

  停車位上有一輛私家車,

  房子對面有一個公園,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公園,有池塘和游樂場設備。

  一日過去后,他從清晨中蘇醒。

  陽光照進來,照亮了房間,

  房間里堆滿了無數的書,上面放著折疊刀和空的9毫米炮彈。

  少年撥開毯子,看著他一直戴著的手表,

  顯示“08:57”。

  時間是十一月下旬。

  盡管太陽出來了,他還是在寒冷中嘆了口氣。

  他開始有序的穿搭好一切,

  將腰帶繞在腰上,

  是帶墊的軍用規格。

  由一家名為vtac的鷹國制造商制造的設備,

  除了槍套外,小袋和斧頭箱也放下了,

  他拿起放在床邊的自動手槍,

  sigp228,

  它采用堅固的設計,可容納14顆子彈,

  它是海岸警衛隊特種部隊和鷹國海軍刑事調查局采用的高性能型號。

  他把它放在一個裝滿實彈的皮套里,

  接下來,將裝有刀的支架纏繞在腳踝上,

  可以藏在褲子底下的東西,

  將其用作緊急備份,這個城市中,還存在不少的喪尸,一切都是為了防患于未然。

  在這個崩壞世界,他并沒有自我放棄,而是定下規矩,艱難的或者。

  它是麗娜發明的,至今仍傳給了這個他。

  總共有六個,所有這些對于生存到最后都很重要。

  攜帶槍支也由第3條規則而定,

  接下來,穿上放在腳邊的鞋子。

  鷹國特種部隊曾經使用過的戶外鞋。

  它結合了機動性和韌性。

  規則4:即使在家也要穿鞋

  原因是在緊急情況下容易行動,

  他離開房間,走下樓梯,全副武裝,威風凜凜。

  他舒服張開嘴打了個哈欠。

  -早上好。

  他說完并抿緊了嘴唇。

  然而除了自己,他知道這所房子里沒有其他人。

  然而,即使是現在,他還是這樣打招呼。

  根深蒂固的習慣不會那么容易被抹去,這是保留人性的習慣。

  他不想變成怪物。

  即使你認為你已經習慣了孤獨!

  然后回去臥室,打開了桌子上的led燈。

  昏暗的燈光照亮了房間,

  屋頂上有太陽能電池板,但發電量不大,

  此外,他不想在早上暴露在明亮的燈光下,電量要節約。

  一天當中,一定要吃好飯,才能活下去,所以他也要開始吃東西了。

  就算叫早餐,也極其簡單,就是干面包和果汁,

  “啊,好像吃厚厚的牛排阿!”

  他無語又無奈的聲音想起,

  ——這些日子要持續多久?

  他在心里琢磨著。

  少年呼了口氣,站了起來。

  他坐在一樓無事可做。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跳進了還在地板上的蒲團。

  從他醒來到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

  腰間的手槍很煩人。

  “我累了!真的!”

  他自言自語的說著,

  雖是世界末日,但也不是每天都在與敵人作戰。

  現實和小說是不同的,

  不管在什么情況下,休息都是必要的。

  少年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本漫畫開始閱讀,

  房間里的書大多是關于軍事和喪尸的。

  世界末日過后,他去了附近的一家書店,收集了一些可能有用的東西。

  傳染病的存在被公開后,許多關于它的書籍被出版。

  當時,大多數感染發生在海外,因此大家有一種虛構的興趣。

  一些書籍解釋了喪尸的性質,甚至涵蓋了如何使用槍支。

  通過閱讀這些書籍,他正在培養生存知識。

  當然,僅有知識是不夠的。

  尤其是在戰斗中。

  不過,如果到外面去,就可以找到很多實戰的機會。

  他已經數不清他殺死了多少喪尸了,

  他還嘗試閱讀有關世界末日世界的娛樂內容。

  現實和小說是不同的,

  但是,它也有一些可以應用的領域。

  規則#5:向喪尸電影學習

  這聽起來很傻,但它仍然很重要。

  他以前的一個朋友喜歡讀喪尸故事,自熱,他也跟著接觸了。

  當然,它也有其主要的娛樂目的。

  他收藏的書里有喪尸類的,里面有很多所謂的萌元素和動作元素,現在看的就是那種東西。

  沒有娛樂,就沒有人的精神。

  特別是當你處于孤獨的情況下!

  ――如果我現在有朋友的話。

  少年的腦袋里冒出一個問題。

  伙伴們,每每想起那些伙伴,往日的悲哀又會涌上心頭。

  無盡的遺憾和仇恨涌上心頭,

  對于他來說,同伴是過去的產物了。

  不必時刻懷念,但是,一個人,真的好孤獨。

  “麗娜,此刻,你是在天堂還是地獄,或者還活著……”

  狹窄的房間里回蕩著細細的耳語。

  一個個懷舊的場景閃過他的腦海。

  夏日的積雨云,止汗劑的味道,滴落的鮮血……

  他不想再回憶了,

  少年用手掌捂住臉,靜靜地吐了口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