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末世:全人類只剩下我和一個女孩 > 第三章:少女 1
  在西邊,那里好似一片寧靜,然而末世之下,又有哪個地方是真正的安寧呢?

  腐爛的、糊狀的肉塊散落一地,不時傳來鳥叫聲和喪尸的呻吟聲。

  所謂寧靜,是指沒有人的干預。

  街道上,是寂靜和殘酷的噪音混合在一起,

  與此同時,一個女孩正走在街上。

  她穿著皮夾克,右手拿著手電筒。

  她背著的帆布背包上掛著一只可愛的松鼠裝飾。

  干凈利落的臉上有些許臟污,包裹著腿的緊身褲有小破洞和劃痕。

  明亮的眼睛也因疲勞而渾濁。她雖然衣冠不整,但從體格和威嚴的神情看,是個懂世故的大人。

  風吹動著一直延伸到后背中間的黑發,聞到一股冬日的氣息,她不禁嘆了口氣。

  --她要這樣生活到多久?

  一個一直在反復琢磨的問題浮現在腦海中。

  但她不能說,也沒有答案。

  她本是大二的一名平平無奇的學生,如果不出意外,她本該好好體味學校生活的樂趣的。

  少女時代本來有著無窮無盡的特權,然而,這樣的生活卻以末日的殘酷的方式結束了。

  自從末世之后,自從她唯一的親人父親去世后,她就一直一個人生活,離開家幾天后,從一所空房子搬到另一所空房子,尋找剩下的食物。

  這與她本來忙碌但充實的生活形成鮮明對比,這些日子還會繼續。

  她的主要生活是與喪尸戰斗,日復一日,直到心煩,但是由于身體的本能,促使著她一定要活下去。

  這樣的日子,不知要持續多久,由于過去的創傷,她很多時候,都不能隨心所欲地戰斗。

  所以,她現在真的需要一個隊友,然而一路走來,她從未見過活人。

  相反,她看到了許多喪尸。

  一個被感染并在變身前用霰彈槍炸掉自己腦袋的老人,

  一個年輕的女人為了忍受她愛人的死而上吊自殺,

  一個為了保護孩子的父親,被喪尸吞掉。

  每一次,這些殘酷都在她的記憶中刻下一個個十字架,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得到救贖。

  她吞下了,她是唯一活著的人的罪惡感。

  現在,這個世界,還有多少人,活著?

  她不知道,但是女生第六感告訴她,活著的人,估計很少了。

  此刻,唯一能填補寂寞、找回一點往日生活的方法就是交朋友,可是去哪找人呢?

  如果活著只是為了活著,那么活著將沒有意義。

  擺脫這種生活,即使是最小的事情,她想要一些證明她還活著的證據。

  這樣,或許可以找回丟失的東西。,哪怕是一點點。

  沿著田野環繞的道路前行,看到迎頭相撞的兩輛車都被某種力量攔了下來。

  灑出來的汽油已經凝固,刺鼻的氣味也正逐漸消失,那些曾經輝煌的,已經沒有了曾經的蹤影。

  玻璃也被震碎了一大片,大量的紅黑色血液粘在上面。

  她小心翼翼地走著,她不自覺地把目光轉向了車內。有兩具腐爛的喪尸,一個頭卡在擋風玻璃上。

  副駕駛座一側,有一塊很難稱之為喪尸的肉,不知道知道這人是因為車禍癱瘓了,還是為了救司機,被兇惡的喪尸吞噬了。

  不管怎樣,這都是殘酷的命運。

  這兩個人是什么關系?

  ――你們會是情侶還是戀人?。

  她無法抑來自心底涌上心頭的憐憫,她緊緊抿著櫻桃色的嘴唇。

  不一會兒,就能看到靜靜聳立的消防站,舊的混凝土建筑,一樓是停車位,二樓是士兵等候區。

  這是她的臨時住所,就算有了據點,也不會安定下來。

  她的目標是找到同伴,或者說是朋友。

  她打算在不久的將來離開這個消防站,在城里閑逛。

  走上外面的樓梯,然后進去,未完成的作業和一支圓珠筆留在桌子上。

  放在它旁邊的筆芯還不小心,伸出來了,掛在墻上的日歷仍然是過去,仿佛從那天起,時間就停止了。

  少女終于可以休息了,衣架上掛著漂亮的女裝。

  她放下了背著的背包,食物和家居用品都裝在里面。

  這是她剛剛出去搜集到的的東西,那是從當地商店取貨的。

  她松了口氣,幸好東西都在,她毫不猶豫的跳進了被窩,

  裙子卷起來,露出雪白的大腿。

  女孩輕輕地收回裙子,拿起一本書。

  “常用英語單詞!練習版”

  這是她以前用的詞典。老師們常說,學習英語對自己有好處的,所以它仍然在她心中的某個地方駐留著。

  這就是她隨身攜帶這本書的原因。

  在封底的邊緣,名字是用永久記號筆寫的。

  “師范系七班陸采萍』

  筆法工整。

  對于女孩來說,這是懷舊的。

  打開詞匯頁面,

  列出了英語單詞、它們的含義和例句。

  出現,致命,青春期,綜合癥等等。

  她已經看過無數次了,并試圖將其記入腦海。

  一句話吸引了她的眼球。

  “冒險”

  ――意思是“危險”。

  這是一個不吉利的詞。

  『感染』,

  感染,

  “天啟”的終結。

  一個只有不能被嘲笑的詞排列的頁面。

  女孩不愿意看,就放下了她的詞匯書,她無法集中注意力,它不像以前那樣適合她的頭腦,她找不到學習的意義,無論如何努力,學校都沒有希望重新開學了。

  而且,她連考試都不想參加了,讓她想起她過去的生活是多么幸福。

  當你失去某樣東西后,你才知道它的真正價值。

  這是陳詞濫調,但她忍不住認為這是真的。

  輕輕分開自己的劉海,她想逃離一切,她沒有希望了,但除了無聲的反抗,她別無她法。

  女孩再次分開劉海,放松了身體。

  現在她想把自己托付給這樣的被褥——。

  骯臟的消防站,是她的臨時基地。

  她睡得很淺,

  然后把毯子蓋在被褥上,困了似的翻了個身。

  一個噩夢纏繞著她,

  早上6點30分,床頭鐘的鬧鐘響了。

  少女緩緩睜開眼,

  然后笨手笨腳地關了鬧鐘,打著呵欠起身。

  新的一天從今天開始。

  她環顧房間,當然沒有人在,還是一個人,她打開窗戶,看著外面。

  朝陽從東方的天空俯瞰這座城市,薄薄的云層緩緩流動,下方鋪開的道路上,一名喪尸搖搖晃晃的走著。

  她忍不住想尖叫,她張大嘴巴,捏著喉嚨。

  這也沒有意義,什么也沒有變,什么都沒有回來。

  她真想醒來時,世界會恢復正常,喪尸不見了,每個人都在城里。

  孩子們上學進行學習,而她放學后,她將參加烹飪社團,邊做活動邊與社團成員聊天。

  然而,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她無數次這樣希望,對幸存者的渴望與日俱增。

  她一個人在這里待了四個月,街頭游蕩的喪尸是無法治愈她的孤獨的,因為它們根本就不是人。

  她住在北方的房子里。然后穿過南方,它們在西方。

  一路上她參觀了幾個避難所,然而,它們都被摧毀了,只剩下肉塊和行尸走肉。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確認有幸存者。

  ――想想也沒辦法。

  她扯下疊得整整齊齊的制服,脫下了球衣,細膩的皮膚和自然的收縮暴露在外。

  她在內褲外面套了一件吊帶背心,包裹著她豐滿的胸房,然后穿上特制的制服。

  最后,她穿上黑色緊身褲,制服是灰色西裝外套和深藍色裙子,散發優雅氣質的設計。

  不過下擺上有些黑色的污漬,看起來有些陰森森的。

  世界一片廢墟,學校的概念消失了,沒有必要穿校服了,相反,它很難移動,甚至可能阻礙探索。

  盡管如此,她還是有穿制服的理由。

  一是衣服少。

  另一種是通過延續舊習慣來保護自己,后者對她來說更重要,這解釋了為什么她在6:30醒來。

  她覺得如果她連她的習慣都丟掉了,她將永遠無法恢復她所謂的“日常生活”。

  適應這個世界對生存至關重要,然而,為了生存而將一切合理化的生活是沒有意義的。

  “只是活著”沒有任何意義,這就是她設置鬧鐘和穿制服的原因,置身于非凡之中,汲取日常生活的殘余,這就是讓她堅持的原因,企圖保留著人性,她不想瘋掉。

  最后,她把手表戴在手腕上,開始準備早餐,今天早上的菜單是硬面包和咖喱罐頭,簡單但受歡迎的一餐,雙手合十,開始吃。

  她喜歡吃咖喱硬面包,咖喱的焦味和辣味恰到好處地在口中蔓延開來,百吃不厭。

  -我第一次嘗試這個是什么時候?

  她在記憶中翻找,卻想不起來。

  ――我以后會怎樣?你還在一個人流浪嗎?我認識某人并住在一起嗎?

  ――話說回來,我還活著嗎?

  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她腦海中閃過。

  她趕緊阻止自己的思緒,將目光收回到飯菜上。

  然后她默默的繼續吃飯,她自幼喪母,生活在單親家庭,習慣一個人吃飯,大概十分鐘左右她就吃完了,雙手合十離開了房間。

  她走向洗手間,站在水槽前,她用一把折疊梳子梳理著烏黑的長發,她定期使用干洗洗發水,每周幾次用過濾后的雨水箱水洗頭。

  ――我布置得再好,也沒有人給看。

  但這也是一種習慣,最后,她看著鏡子里自己的臉,眼睛下面有黑眼圈。

  ――僅僅活著就夠了嗎?

  問問鏡子里的自己,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一個問題,每天如行尸走肉般這絕對不是她要走的路。

  即便是這樣想,心里也有無法說出口的部分,穿好衣服后,她離開了臨時居住地,今天的目的地是附近的一家商店,收集飲料和衛生用品。

  她背著背著小松鼠鑰匙扣的背包,繼續上路,她長長的黑發扎在腦后,所謂的馬尾辮,這是為了避免在探索時擋路,店鋪位于民房稀稀拉拉的一角。

  一棟舊平房里的臟招牌,它的外觀讓人感到懷舊,打開玻璃門,一股灰塵的味道撲鼻而來。

  打開手電筒,進入商店,它們似乎有各種各樣的產品要處理。

  糖果、貓糧和衛生用品,沒有掠奪的痕跡,時間仿佛在這里停止了。

  收集物品并將它們裝在背包中,塵土飛揚,她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噴嚏。

  似乎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人來了。

  下一刻,就聽到里屋傳來有什么東西在動的聲音,停下來瞄準手電筒,有一扇門開著。

  -幸存者?

  期待和恐懼籠罩著她的胸膛,她猶豫了片刻,然后打開了門,打賭這種可能性。

  黑暗中有什么東西在蠕動,像是要逃走一樣,消失在更深的地方。

  她跟著它。她最終到達的地方是廚房。

  小心行走并用手電筒瞄準,它在桌子下面,棕色和白色頭發的混合物。

  反射光的小眼睛。

  ——是一只貓。

  貓輕輕地叫了一聲,她跪下,張開雙手,像是在招手,貓一定是很久沒有遇到活人了,一下飛到她的腿上。

  她小心翼翼的擁抱和愛撫,貓又喵喵叫了。

  她揉了揉臉,舔了舔她的臉頰,它好像沒有感染,她摸了摸耳后,想起店里有貓糧。

  貓一定是平靜下來了,它的臉靠在她的懷里,發出咕嚕咕嚕的叫聲。

  但是突然她不想動了,對她來說,這是一次完全出乎意料的邂逅,卻又是一次幸福的邂逅。

  能夠與生物(甚至是貓)互動是無價的,她正在考慮如何保留它。

  --我應該給你起什么名字呢?

  考慮到這一點,她離開了廚房,她抱在懷里的貓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