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末世:全人類只剩下我和一個女孩 > 第七章:少女 2
  西部少女的家,貓的喵喵聲在狹小的淋浴間里回蕩。

  少女和她從商店帶回來的貓一起在淋浴間里,她給這只貓起名叫“汪汪”。

  希望能汪,旺來帶財。

  脫下平時穿的制服,將貓咪抱在胸前,溫暖直接傳遞到皮膚。

  這是生命確實存在的證明,她打開淋浴塞時,熱水就出來了。

  能在這個世界洗個澡,是真的很爽,而且她已經養成每次出去搜集完回來都要洗澡的習慣。

  但這也是有原因的,以前她基本上兩天洗一次,但是自從發現變異狂犬病后,全世界關于洗澡器更是擴充到極大的數量,以前的時候,人們出去透個風回來,都要洗澡,怕沾染喪尸帶來的病毒,她也養成了習慣。

  微弱的水壓,將熱水澆在貓咪的身上,洗完身體后,將熱水倒入盆中,將貓咪放到地板上后,她等了幾秒鐘,等水差不多了,再把貓咪放進去。

  貓咪進去了以后,也不出來,不掙扎,也許它很舒服,或者說,它或許也很久沒有洗澡了。

  貓咪在泡澡著,滾來滾去,讓水覆蓋它的全身,它還很調皮的在里面玩耍。

  少女看到后,也不再管它,先自己也洗著澡,把手放在腋窩上,她能感覺得到,她比以前減掉了更多的脂肪,她能清楚地感覺到她的肋骨。

  如果這種不穩定的飲食持續下去,骨頭開始突出只是時間問題。

  -情況很復雜...

  她苦笑,直到世界末日時,第二個字就是“我要減肥”。

  當和朋友談論衣服時,當八卦班上有人約會時,她總是說那個詞,正如許多女生一樣,時刻關注自己的身材。

  她現在很瘦,這是因為食物沒有以前那么多了,那么有營養了。

  現在,她覺得自己要是胖點,那也不錯。

  用水打濕頭發并涂抹洗發水,一股淡淡的香味蔓延開來,仔細清洗延伸到背部的黑發。

  在這個不能足夠照顧自己的世界里,頭發短一點的可能更方便。

  她有些懷念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那些老古董老師們,總是不厭其煩的讓女學生注意頭發,不能太長,要扎著,不能披頭散發。

  本來是一件小事,現在回想卻是美好的回憶。

  “喵”

  一聲小叫響起,貓咪的聲音讓少女回過神來。

  貓咪在她腳下,它注視著她,仿佛在乎她,尾巴輕輕晃動,她有些好笑坐下來撫摸地貓咪。

  洗澡完了以后,她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體,都舒服極了,她穿好衣服,擦干頭發,站在鏡子前。

  她梳理了她的長發,有淡淡的甜香。

  從那天起,她能感覺到她的臉變了,一副疲憊而僵硬的樣子,眼神中總有她看不透的冷漠。

  ――這真的是我嗎?

  她還想正在失去她的可愛、純真、善良,想到這,她莫名有些惱火。

  本來以她的美好年紀,未來還有很多浪漫的事,在等著自己才是,而不是像現在,整日提心吊膽。

  飯后,少女在她的辦公桌上攤開一張地圖,她正在考慮要搬到哪個地方,這個地方,她找了一陣子,也沒找到生還者。

  在這片人煙稀少的地區,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

  所以,她決定了,她的下一個目的地是城市的北部,那有住宅區,周邊商鋪、火車站、巴士總站,星羅棋布。

  作為居住區,人口眾多,或許潛伏著許多喪尸,但也可能有幸存者。

  她之前原本駐扎在北邊的居民區,然而,當時喪尸太多,她為了避開高級喪尸,選擇撤離到仍在城市開發中的南方,然后她再到了西邊。

  現在既然決定去那里,但是問題是住哪里,這些都是要提前安排好的,她需要選擇一個有供應且位置優越的位置,她很快查看地圖并找到合適的位置。

  --是一個派出所。

  它沒有警察局那么大,不用擔心喪尸多,而且那里的防護,就很不錯,

  既然做出了決定,她就要開始準備了,首先將日常用品裝在她最喜歡的背包中,比如罐頭食品、營養食品、手巾……

  突然,她看到背包上掛著一個鑰匙扣,一只毛絨棕色松鼠,它曾經是她父親給她的,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祖父母也去世了。

  因此,父親是她唯一的直系親屬,她在初二的時候得到了這個鑰匙扣,這是她父親下班回家送給她的紀念品。

  老實說,她不想要它,這不是八年級學生會喜歡的東西,也沒有用。

  可是,一想到她笨手笨腳的父愛,它就顯得怪怪的可愛,父親也在努力的為她給個溫暖的家,溫暖的人生,溫暖的關愛。

  最后,那個時候,她把鑰匙扣掛在了背包上,這就是為什么她一直把它放在手邊直到現在。

  -父親。

  一個休閑的鑰匙扣喚起回憶,閃回她的腦海中,但是,整個世界陷入混亂的“那一天”。

  她正在等待在房地產一家公司工作的父親回家,晚上,門終于打開了,父親回來了。

  但是他的襯衫被血染紅了,肩膀部分被撕裂,可以看到疼痛的傷口,這是被喪尸咬了,鮮血突然從他的眼眶中滴落下來。

  少女想起了電視上的報道,咬傷,粘膜出血,父親感染了,他要成為那些喪尸中的一員了。

  “對不起,采萍,我來遲了。”

  說完,他就失去了意識,幾分鐘后,他的身體開始抽搐,又睜開了眼睛,那野獸般的咆哮。

  他伸出手去抓住自己,少女跑到廚房,拿一把刀揮動它,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難以忘記的記憶,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已經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尸體了。

  少女第一次殺死的喪尸,是她的父親,從小失去母親的她唯一的血緣關系。

  然后少女的生存旅程就開始了,她背負著殺死親人的罪惡,一直茍活著。

  她停止回憶,再次將目光轉向鑰匙扣,那已經有些暗淡和骯臟,但是,它永遠是她珍藏的東西。

  它顯示了她的記憶深度,這個鑰匙扣現在是她父親的象征。

  自殺的父親...

  她深吸一口氣,環顧四周,就在她以為她什么都沒忘記的時候,有什么東西引起了她的注意。

  烹飪房間那里,留在那兒的菜刀。

  一把不起眼的普通菜刀,但它看起來又黑又不祥。

  直到現在,她一直有意識地避免使用武器,她殺死了變為喪尸的父親,內心也受了很深的傷。

  她盡量不碰到喪尸,碰到了就逃,不爭不殺,但她不知道這種情況以后會持續多久。

  尋找幸存者需要攜帶武器,最重要的是,她現在并不孤單......一個貓咪來到了她的腳下。

  是最后一起生活的小伙伴嗎

  ――我不是一個人。

  將其生命納入她的情感理論是否可以?

  一點也不。

  但……。

  她咬著嘴唇,把手放在刀上,復蘇的記憶,殺死父親時的感覺。

  黑血凝固的氣味,她感到惡心。

  但是,她用顫抖的手,用毛巾包住刀片,裝進了背包。

  沉重的呼吸,慢慢平息,忍不住胃里涌出的胃液,她吐到水槽里。

  -苦的。

  反復吐口水,盡管如此,胃液特有的酸味仍然存在。

  一聲小叫聲響起,它站起來,用前爪輕輕地撓了撓腿。

  一副關心她的樣子。

  她用手背擦了擦嘴唇周圍殘留的地方,然后蹲下,雙手撫摸貓咪的頭。

  -以后會好的。

  她現在絕對不能死。

  考慮到這一點,她在制服外套上了一件連帽衫,并將她黑色的長發扎在腦后。

  -我們走吧。

  她準備好了,她要出發了,尋找伙伴的旅程,要繼續出發!

  少女抱起她的小伙伴離開了根據地,這一去,不知未來如何,但前方一定是充滿希望的道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