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末世:全人類只剩下我和一個女孩 > 第一百三十五章:煉獄開始 2
  “咱們還是分析一下現在的狀況吧?”

  古德嚷嚷著。

  “好吧,話說,我們剛剛說到哪?”

  “...............!”

  “你看起來像個白癡,但他媽的很酷!卡卡卡卡卡卡卡!”

  看到老先生如此的表現,古德笑著瞪大眼睛說著。

  也許落語已經結束了。

  但這一次老先生直接坐了下來。

  也許是剛剛的戰斗,太累了。

  想要休息一下。

  之后,朝他做了個手勢,好像要過來一樣。

  既然他們之間的敵意已經煙消云散,他便不再對的老先生做什么奇怪的行為。

  “要不,我給你按摩腰吧!”

  當他走近時,老先生笑著向陌生人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要求。

  這是什么鬼?

  還有老年人給年輕人按摩?

  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了,老先生的話,應該是用那只手,,,,,

  “太過分了啊!?”

  針對這位不要臉的老先生的行為,古德立刻做出了抗議。

  “好吧,那我要休息了!”

  “卡卡卡卡卡卡!”

  古德壞笑著。

  “話說回來,你還沒自我介紹呢!”

  老先生這才發現,兩人的互相解釋還沒說什么。

  “如你所見,我的左臂上有一個巨大的鱷魚頭。一個可以引以為豪的死亡浪潮演員!一個老爺爺!”

  “我是古德,一個普通的爬蟲腦袋,住在一個老瘋子的身體里!”

  “鱷魚會說話是不正常的,不過嘿嘿嘿嘿嘿嘿嘿!”

  “左臂長著會說話的鱷魚頭的老頭,怎么可能是正常的!卡卡卡卡卡卡!”

  縱然兩人都吐出貶低對方的話,兩人卻絲毫沒有心疼的意思。

  他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叫將臣!我剛剛差點被襲擊了!嘻嘻嘻!”

  不平凡卻又平凡的三個不同尋常的人,呼吸解釋著。

  他們一眨眼就變得友好了。

  他能聽到老爺爺和古德的故事。

  ...

  爺爺是個普通的老人,但古德不普通……是蜥蜴人。

  是有著鱷魚頭人類身體的非人類魔物。

  然而,在被太陽教會綁架后,各種不為人知的實驗和折磨才發生。

  當每天都在痛苦得無法辨認的實驗中度過的兩人回過神來

  據說已經成為了它現在狀態的融合體。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但是……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人類和魔物的合作。

  重復著詭異的實驗……

  而且是那些人類和魔物中,唯一一個沒有死,處于這種狀態的人。

  但是……

  他們說他們是唯一活著的人。

  甚至在那之后,還要經歷幾次痛苦又痛苦的實驗,但是……爺爺的演技……

  對付粗心大意的守衛,才得以成功逃脫。

  “對了……如果你有任何食物,你介意分享一些嗎?”

  “我不知道為什么他要食物!但也給我一些!”

  爺爺禮貌地向他伸出右臂,古德張大嘴巴求他。

  食物本身是慷慨地帶來的,所以分發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我把背包落在那邊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搜集藥品。”

  為了以防萬一,他用手指他指了指自己來的方向。

  對他的提議,兩者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跟在了他身后。

  “對了……你看到我們,不會很害怕吧?”

  “其他王八蛋先尿尿!卡卡卡卡卡卡!”

  他們現在的模樣……

  在被稱為喪尸的不明怪物般的存在游蕩的世界里。

  也很詭異,足以讓人恐懼……他們的存在。

  除了那些已經知道的人之外的大多數反應是恐懼地逃跑或本能地武器化

  由于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愿意用武力戰斗,所以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表現出如此漫不經心的反應。

  “因為你們可以說話,所以不用那么害怕!而且……”

  他從外套下面拿出一袋多余的東西,用刀片捏了捏食指尖。一根細線印在他的手指上,沒過多久,一道紅色的液體流了出來……他用另一根手指擦掉了血跡。然后,他剛剛切開的手指的傷口就不見了,只剩下他擦去的血跡。

  他將這一切都給了兩者看。

  “卡卡卡卡卡!這家伙也是‘同類人’嗎!”

  “呵!我聽說過除了喪尸,這次的末世危機,還出現了很多的怪物,但我真正見到其他物種還是第一次!”

  一看到那被完美治愈的指尖,兩人就不難看出他不是普通的人類了。

  或者說,他根本不是人類。

  不管多淺的傷口,能在幾秒內恢復,對普通人來說,那也是不可能的。

  .“嘿將臣!你是什么怪物?”

  “嗯?我也不知道呢?對了,你知道嗎?”

  他將刀插進懷里,偏過頭,轉而問古德。

  “我怎么知道,你個混蛋!”

  “但這有點酷!”

  老爺爺叫唐三。

  老爺爺說著。

  “因為我沒有過去的記憶,我真的不知道!嘻嘻嘻!”

  他告訴他們他的過去已經丟失,他可以控制他的能力……喪尸。

  告訴他們,他的能力和出色的自愈能力。

  如果他們是……如果他們是怪物而不是人類……

  因為他認為他可能知道。

  “我不知道..本來就沒見過能控制喪尸的能力。。。還有自愈能力。。,自愈能力我也有,但是我是靠吞噬的,我所擁有的能力過于廣泛,無法成為推斷你身份的因素。而控制喪尸的能力本身就是我這輩子沒見過沒聽過的能力,我真的不知道,”

  “你們不知道?那就沒辦法了!嘻嘻!”

  “不過這太酷了!”

  “以前是不是不知道……現在不知道也沒關系!”

  雖然他很好奇自己的身份……

  他現在的生活……

  一種承認自己是怪物的疾病。

  和圓圈幸存者一起生活的生活他已經很滿足了……

  沒有必要執著于他失去的過去。

  “你個王八蛋,隨便你吧~卡卡卡卡卡!”

  最終,談話以無果而終。。

  多虧邊走邊談,他才感覺時間過得快。

  幾人很快到達它所在的位置。

  他從背包里拿出一些給吃的,遞給爺爺和古德,他們大驚小怪。

  “這么長的時間,還是第一次吃到像人類一樣的食物!嗯~那種刺鼻的人工調味料的味道!”

  “好吃,好吃,我也被關進去太久了,整天吃的都是什么玩意兒!”

  爺爺和古德貪婪地將食物塞進嘴里,不斷地贊美和欣賞食物。

  很快就把收到的食物都吃光了。

  “還有嗎?”

  飯量還挺多的。。。

  兩者用力點頭表示同意,于是又取出了一些食物放在了兩人面前。

  “古德……我是認真的……除了你的頭,你需要吃任何東西嗎?”

  “爺爺..我也是認真的..反正我和明天一樣大,我也要吃飯。”

  兩人在美食面前展開過度的神經戰,同時又渴望獨占美食。

  毫無疑問,他們互相制約。

  見狀,他苦笑一聲,連忙從背包里拿出自己需要吃的食物,放在地上。

  反正過了兩天他就到了醫院。

  他決定將他的份額交給這對令人愉快的二人組。

  “古德!以后你就是我的敵人了!”

  “老爺爺!打我打死我啊啊啊!”

  ...

  忘記了自己是一體的兩人化作了欲望的奴隸,在增加的食物面前,雙眼更加閃亮。

  所以...30分鐘后

  “我的呃嗚嗚嗚嗚!

  “哇哇!該死!放屁的味道好難聞!”

  最后,丑陋的食物大戰決定通過干預來友好地分享……

  “既然你給了我食物……我就得做點報答!”

  吃完飯,老爺子拍著鼓脹的肚子說道。

  “爺爺!把它給他!”

  “啊!對了……!原來是這樣啊!等一下!”

  爺爺從座位上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然后去了他們剛來的房間。

  他快步朝那個方向跑去。

  然后……大約10分鐘后,撿起來放在他面前。

  “來,騎這個!發動機沒問題,油也滿了,就有用了!”

  爺爺放下的東西是……

  一輛摩托車。

  從外面看,滿是灰塵,臟兮兮的,但當爺爺發動引擎時,引擎啟動了,他大顯身手。

  他建議老爺爺和古德一起去他的藏身處。

  如果他們接受了像他這樣的怪物,這有點奇怪,但他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夠擁抱老爺爺。

  但他們斷然拒絕了他的提議。

  他們無意歸屬于任何團體或集團……

  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行動方針。

  最終,他與他們分手并前往醫院,想著那些在他收到的摩托車上等他以換取食物的人。

  比步行快得多的速度讓他提前了一天左右到達醫院,他高興地看著自己的背包。

  除了在醫院里找到的藥物外,他還可以在他要找的超市里找到香煙和酒。

  它包含大量香煙和少量酒精。

  當他找到酒和煙時,爺爺和古德在一起,他只好分了酒。

  但是……他們不是煙民,所以他能夠獨占大量的香煙。

  他沒辦法。。

  他以為人們收到這個之后會很高興,所以他認為他也很高興。

  哼著歌,他熟練地駕駛著自己的摩托車,避開了散落一地的障礙物,朝著不遠處的醫院奔去,很快,他就已經肉眼看到了醫院。

  ……他想快點把背包里的東西送過去。

  速度更快了。

  但當他來到離醫院大門還有幾十米的地方時……

  厄運襲來。

  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夾著寒風從醫院吹來……

  一兩個人的血都流不出來……濃濃的血腥味讓人頭暈目眩

  侵犯了他的嗅覺。

  這股血腥味背后,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他的內心拒絕了這個答案..不,他不得不拒絕。

  原本欣喜若狂的心臟……因為完全不同的原因開始瘋狂跳動。

  “不,不...!”

  他滿臉絕望地把摩托車的油門踩到底,加速到了極限。

  他希望從他腦子里得出的答案是錯誤的……他帶著粗獷的引擎聲響起奔跑。

  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當他從被風吹走的正門踏入醫院的那一刻……

  他忍不住將那噩夢般的景象留在眼中……而那噩夢……不,是現實。

  仿佛是在否認正在上演的地獄般的一幕,他發出了一聲凄厲而凄慘的嚎叫。

  如果是平時,很多人都會在那里談笑風生,享受下班后的閑暇時光。

  他本該是在笑,可眼前展開的景象。。。。。

  什么都沒有。

  那里到處都是血跡斑斑的……

  慘不忍睹的尸體,殘缺不全,就像被吃掉了一樣。

  他下了摩托車,在不遠處的路邊拖著一張沒有靈魂的臉。

  尸體……他走到只剩下臉的尸體跟前,蹲下身子,看著半邊臉都被吃掉的尸體。

  他猛地舉起……就看到了一旁的那張血跡斑斑的臉。

  他用外套的下擺把它擦掉了。

  “小隊長…………”

  只剩下一半完好無損的那半張臉,睜著眼睛,一副怨恨的樣子。

  他咽下快要流出來的眼淚,把手輕輕放在小隊長的臉上,閉上了眼睛。

  “……該死……”

  他喃喃自語,緩緩起身,小心翼翼地將小隊長的頭靠在地上。

  “kkkk”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周圍的非人類就張著大嘴,張著利齒,威脅著他。

  被五個非人類包圍。

  縱然被包圍,他還是閉著眼睛,靜靜地站直了身子……

  抑制流淌在你內心的絕望和悲傷,相反,是為了那些是這可怕場景的罪魁禍首的眾生。

  他緩緩睜開眼睛,燃燒著對敵人的怒火,同時從懷里掏出兩把菜刀握在手中。

  “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啊啊啊!!”

  他以斗牛士興奮的氣勢沖向非人類。

  以此為信號,人類以外的生物也向他發起攻擊,張開鋒利的牙齒和爪子沖了上去。

  “死..!”

  他連忙向第一個者砍出。

  然而它們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所以盡管瞄準了頭部,但是只能砍中肩膀。

  而且它并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但人類以外的生物立刻在他看來變得敏銳起來。

  “噓……!”

  因為實在是太快了,他沒有閃避,而是用了切肉刀邊上看起來很鋒利的指甲。

  擋住之后……

  緊接著,又一個從后面跑來的人毫無防護的攤開。

  因為他的指甲揮向了……

  為了阻止它,他也用了另一把菜刀。

  他用刀片的側面擋住了它。

  雖然速度肯定很快……

  但本身強度就不是很高。

  他能夠毫不費力地阻止攻擊。

  只是..目前,除了那兩個之外,只有三個非人類瞄準他,所以很難。

  他立即將手從他拿著的菜刀柄上移開......

  當小交鋒的力量消失之后,兩個非人生物一個踉蹌,失去了平衡,繼續前行。

  而……失去平衡的兩個非人類生物,忽然和他剛從大衣里抽出來的兩把菜刀撞在了一起。

  去..從眼睛一直刺到腦袋,發出難聽的聲音。

  他毫不留情地揮向了空中即將向他襲來的三只生物。

  結果……在空中,距離地面大約2米的地方……一個臉裂脖子被炸開的男人。

  身體在一瞬間被創造出來。

  等他輕輕落在地上……

  緊接著,那個面目猙獰的被殺人伴隨著血雨尸體轟然倒地。

  比起正常人,他們的動作明顯要快上許多。

  但是……僅此而已。

  這是醫院里訓練有素的幸存者可以應付的范圍。

  另外……有5名左右格斗技高超的“宋澤”也不是什么難事。

  它本來可以處理的。

  這種級別的醫院要是全滅的話,估計能有幾十個吧。

  不然的話……如果沒有比外星人以外的存在更強大的‘怪物’存在,那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為什么他知道這五個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

  果然……

  果然不出他所料,醫院的樓頂出現了一個與這五人截然不同的存在。

  一張長滿毛皮的狼臉和一個人的身體……

  一下子就想到了狼人這個詞。

  它的容貌四處扭曲丑陋,左眼上還插著一把刀。

  一個丑陋的怪物,讓怪物看起來更加怪誕。

  ……他的怒火已經超出了極限!

  真正的罪魁禍首……撕殺那可怕存在的沖動就像恐懼一樣。

  掩飾了自己的情緒,只凸顯出憤怒和殺意。

  還有……

  讓他已經達到極限的怒火一下子爆發的東西……狼人的手上,正在啃著沒啃完的手。

  是比正常人大得多的“手臂”..

  而在這家醫院里,只有一個人有那么大的手臂。

  那就是宋澤!

  “下來..下來..!雜種狗雜種!!”

  他爬上了醫院大樓的樓頂……

  一只充血通紅的眼睛猛烈睜開的狼人。

  但狼人似乎在嘲笑他的憤怒,放松了下來,仿佛在品嘗握著的手臂。

  瞥了他一眼,低頭看著他,仿佛他微不足道。

  “你這個家伙!你這個純狗,你是狗人?長得那么丑!”

  他大叫一聲,露出潔白的牙齒,像是在激怒狼人……

  一句話,觸動了狼人的心。

  ..吃到宋澤手臂的動作停了下來。

  狼人將舉起的手臂一甩,甩到背后……

  低頭看著的那張臉。

  然后半張著嘴。

  “哦哦哦哦哦哦哦!!”

  然后……它仰天長嘯,發出了如狼嚎一般的聲音。

  然后……一聲巨響從樓內傳來,醫院門口開了一個房間。

  數十名與他剛剛擊敗的那名外貌相似的存在沖了出來。

  “這些混蛋……!”

  他吐出惡言,怒視著天臺上的狼人,仿佛要把它撕死,然后將目光轉向對付那些凸出的生靈……擺出架勢。

  那些決定殺戮的家伙的腦袋,從口袋里掏出刀就朝它們跑來。

  但是……他不能像往常一樣出擊。

  “為什么為什么...!”

  他無法將刀扔出去,扭曲著臉,看著向他跑來的眾生。

  那些嘴巴一直撕裂到臉頰,鋒利的牙齒暴露在它們之間的可怕生物……

  他只是一瞬間就能殺死了那些截然不同的存在,沒有反抗,也沒有猶豫,殺了他們。

  但他現在有了那種抗拒和猶豫。

  不像之前的那些人……

  那些面孔,他很熟悉,也很親切。

  因為它們是之前在這里的人們。

  直到幾天前...

  開自己的玩笑……咨詢自己……給自己建議……

  和他一起吃飯、一起工作、一起玩的人的臉

  眾生跑來撕他……

  除了他以外的眾生,原本都是人類……

  理解他,接受他,他不過是個怪物……

  對他來說,他們是非常珍貴的……‘醫院里的人類’。

  不僅如此,他甚至連使用武器的想法都沒有。

  他已經知道他們不是人,但他不能做任何傷害他們的事情。

  “咳……!”

  最終,他轉身背對著內心的猶豫,跑向了他停著的摩托車。

  由于發動機還沒有熄火,所以摩托車只要一拉油門就震動發動機,立即啟動

  開始跑..他背對著接近殺死他的醫院人員。

  他跑了

  但是,由于加速度還不夠,被帶頭的一個人踩在了他的肩膀上,他騎著摩托車逃跑了。

  參差不齊的牙齒狠狠地咬在背上。

  腦海中傳來的劇痛讓他皺著眉頭……

  當他試圖采取行動時,他設法克制住自己的直覺,抓住了那個人的背部和肩膀。

  他看著那個正在咬...的人,臉上的表情好像快要哭了。

  “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

  明明知道他們已經不是人了,但還是不能把刀刃插進去……

  捏住臉從背后抬起后,他用力將掛在背上的東西推開,道了歉,然后更加用力地踩下油門,伴隨著強勁的引擎聲加速。

  它們的身體能力比人類高,奔跑的速度也比人類快的多。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開著電動車跑了將近30分鐘,想要越走越遠。

  他出去了……他這才突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踩了剎車,粗暴地停下了摩托車,腳步不穩,動作蹣跚地靠近墻壁,仰面坐了下來。

  “為什么…………”

  他一邊用雙手粗暴地捂住臉,一邊喃喃自語。

  腦海里浮現出前幾天他們最后一次送別的畫面。

  ..醫院的人微笑著送別..

  ……在殘酷的現實中……他的心被掏空了

  似乎痛苦地扭動著。

  為什么..他們必須那樣死去..?

  為什么..他們必須那樣..?

  為什么..他們珍貴的存在會消失......?

  “要是我沒有和他們調情就好了……!”

  他想起了爺爺和古德這兩個古怪的角色,一時間有些反感。

  因為和他們聊天耽誤了一些時間。

  但是……它很快意識到這個是錯誤的。

  有了他們回贈的摩托車,他才得以提前到達醫院。

  即使他沒有遇到他們,結果也不會有什么不同。

  最后……這不是他的錯……不是老爺爺和古德的錯……

  “干...!”

  他咬緊牙關,咬得牙關都咬斷了。

  看著醫院所在的方向,他吐出惡言。

  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應該憤怒和怨恨的人……

  想想那個可以是的存在……迷茫的心中燃燒著一團怒火。

  但是..為了做到這一點...

  他必須殺死變成非人類的‘他們’。

  。。這些類似的生命

  一眼看到……,他便能猜到那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他們被感染了。

  不是普通的喪尸……是“喪尸”或喪尸病毒形式的狼人!

  是狼人。。

  也不知道到底哪個準確……總之,是狼感染了他們,改造了他們。

  而且……他們不再是他過去認識的那些可愛的人了。

  最終,他別無選擇,只能殺死他們。

  這是他能為他們做的最后一件事。

  只是……

  想著想著,握著刀的手猛的一顫。

  他知道。

  最好讓他們擺脫那個丑陋的詛咒。

  然而,一想到自己的刀要了他們性命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就流露出了強烈的排斥。

  盡管他們知道醫院里的人和現在已經不是同一個存在,

  “對不起……各位……對不起……”

  因為無法擺脫那個丑陋的詛咒……

  還有……關于只能用這種方式殺死的東西……

  最終,他實在是忍不住了,濕漉漉的眼眶里流出了一滴淚水,他道歉了。

  他粗暴地用大衣袖子擦了擦流下的淚水,然后從靠在墻上的墻上站了起來。

  他..他邁著微弱的步伐跋涉..他尋找執行他的計劃所需的“語言”。

  然后……2小時后……

  醫院的場地變成了血腥的戰場,兩派勢力相互交織。

  一側的勢力……是被狼人感染,創造了……三十多頭半獸。

  而在另一邊……超過100個普通的“喪尸”。

  那些為什么要互相爭斗,互相撕咬呢?

  創造這個戰場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

  最后,他不得不殺了他們……

  他不得不結束他們的生命,解除詛咒……

  但他甚至無法將劍刺入它們的身體。

  但是必須要殺了他們……

  可是在無法親手殺死他們的情況下……他選擇的方式。

  是使用“喪尸”的一種方式。

  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帶領喪尸,突襲這樣的醫院。

  ..盡管他是這么想的..他感到非常羞恥..

  但是..即便如此,這個方法還是很有效的。

  太陽教會之所以采用這種方式……

  因為這是降低對方實力的有效方法。

  此外,他通過給5個喪尸武器來增強實力。

  可以壓制除了撕咬或揮動手臂以外沒有任何攻擊手段的喪尸的攻擊力。

  因為還有……對他來說,這個方法就是最好的策略。

  當然,老實說,他是不想用這種方法的。

  他不知道它是否在其他任何地方..但是弄臟自己的巢穴的行為..即使它沒有幫助。

  他忍不住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非常傷心和痛苦。

  但是……就在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苦惱的時候……對方的力量在逐漸減弱。

  由于半獸人的體能和智力都更高,可以一下子打敗喪尸。

  但是,喪尸的力量,勝在數量。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等到喪尸數量只剩20只左右的時候……

  而半獸之間的殊死搏斗……以喪尸的勝利而告終。

  他一邊在大門前觀戰,一邊悄悄靠近血戰結束的地方。

  接著,除了那五只手持武器的喪尸外,其余的喪尸都發出了一聲陰森森的聲音,做出了回應。

  躲開他,他朝相反的方向跑向他。

  他從一具具喪尸尸體上跨了過去。

  “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

  他咬著牙,低頭對著血肉模糊的尸體賠禮道歉……

  淚水順著臉頰流下……

  落在染紅的尸體上。

  低頭幾十秒徹底說完。。

  他默默的向他們祈禱,

  抬起后

  他從大衣懷里摸出兩把菜刀,雙手捧在手中,抬頭看著天臺。

  一只狼傲慢地坐在水缸上……感覺就像坐在寶座上的國王。

  ……饒有興趣地往下看。

  “你是下一個..!”

  他瞪著屋頂上的狼人,想都沒想去擦掉臉上流下的淚水。

  共享武器的五只喪尸像是在保護他,動作笨拙。

  他們在他身后排成一排,好像在跟著他移動。

  還有……圍觀的狼人從水缸頂上縱身一躍,翻過了屋頂圍欄。

  縱身一躍……

  直接朝著他所在的地面墜落……

  用尖銳的釘子劃破墻壁完全降低速度后……離他幾米的距離

  它輕輕地落在地上。

  “咕嚕嚕!”

  落在地上的狼人,丑陋的臉龐扭曲得更厲害了。

  露出鋸齒狀的牙齒,透露出它的戰斗意志。

  近距離的觀察,他看到了狼人傷口出的刀柄。

  當他看到刀柄時,他哭了。

  因為他知道這把刀是誰的。

  還有……與此同時,刀的主人……狼人吃掉的那條手臂……發生了什么。

  因此,根本無法進行有希望的觀察。

  這只是絕望和悲傷的結果。

  也知道

  如果他當時……那個想法一直在他的腦海中盤旋……但是已經太遲了。

  正如潑灑的水無法拾起和收集一樣,已經過去的也無法挽回。

  對于在這種情況下死去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公平和悲慘。

  只有一個。

  他下定決心,將‘主犯’和‘敵人’的脖子撐死……兩刀相交,吐出敵意和殺機。

  一聽到刀刃交錯發出難聽的聲音,狼人就拔出了鋒利的爪子。

  沒有任何預備動作,一個快速的動作就從地面上一躍而起。

  “咕……!?”

  以狼人的速度為靈感,擁有半獸類無法比擬的高體能。

  速度與重量的結合……還有強壯的爪子,這一擊非常沉重……

  同時!

  肌肉尖叫著承受沖擊。

  那是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

  他判斷,再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被這股力量壓垮……

  不然他的武器就撐不下去了。

  就好像他在對等在后面的喪尸們下達命令,而喪尸們也忠實的執行著命令。

  五只手持武器的喪尸,舉起武器,以沉重的動作進行力量對抗。

  他向狼人揮舞著武器。

  不過由于狼人的躲避行為,迅速向后縱身一躍,五只喪尸的攻擊,只是劃破了空氣。

  避開了五只喪尸攻擊的狼人,眼睛抽搐著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腕。

  兩者之間發生了少量的出血。

  狼人的皮毛正在慢慢變濕。

  狼人后撤躲避喪尸的攻擊后,雙方陷入了緊張的力量對抗

  跳入的瞬間……!

  真的是一瞬間,就連狼人意識到自己受了傷都來不及了。

  這是一次以精巧的時機為目標的攻擊。

  不過,狼人并沒有皺眉,淡定的忽略了傷口,一副享受的樣子。

  張著嘴笑了起來。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效果就夠了,但身為體能高的魔物,這種程度的攻擊還遠遠不夠!

  但對他來說,已經足夠好了。

  他擔心說不定這狼人像當時的怪物一樣,硬得好像全身都披上了鎧甲一般。

  不過……那種擔心隨著剛才的攻擊消失了。

  很明顯,狼人的體能要強于普通人,但是……

  說不上是壓倒性的..除了心臟和眼睛,其他的攻擊都沒用。

  比起自己沒打過的怪物,它是個‘弱’的對手。

  “我會讓它一樣的......!你這個混蛋!”

  他靈巧轉動刀柄……

  一個接一個地給喪尸發號施令,會造成時間滯后,給頭腦帶來負擔。

  這是一個團結一致的命令。

  他雖然能控制,但終究它們就像沒有智慧一般,做不出詳細的動作。

  但是...喪尸是為狼人設計的,即使是喪尸的粗暴攻擊也會受到傷害。

  只好采取一些行動,比如躲避或者格擋攻擊……

  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縱身躍出,交替揮動反握的菜刀,展開攻擊,切向狼的要害。

  每一擊都是精準瞄準各個要害點的犀利攻擊,可是狼人帶著詭異的笑聲完美避開準確的攻擊。

  他還揮舞著鋼鐵般的利爪發動了反擊,避開了那迅猛的反擊。

  因為做不到,所以在他的臉上刻下了一道道尖銳的指甲印,呈斜線狀。

  與傷口的深度相比,大量的鮮血浸透了他的臉,甚至是他的眼睛。

  雖然血進去了……

  盡管如此,他始終沒有閉上眼睛。

  他緊緊地捏著刀。

  而……接到命令的喪尸從他身邊經過,猛烈的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他對狼人發動了魯莽的攻擊。

  速度不是很快……只是一種自上而下打擊狼人的形式。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

  單一模式的攻擊。

  不過,雖然是簡單的一擊……

  卻揮舞著利器的全力一擊。

  防御力不夠的狼人,就這樣被打中,自然是從容應對。

  它身形一閃,和剛才一樣,快速反擊,指甲刺入了喪尸的脖子。

  它分手殺喪尸……這對他來說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將手中的兩把刀對準了試圖反擊的狼人。

  使出渾身解數。

  狼人當然提前發現了,用爪子彈開其中一只,又用腦袋砸向另一只。

  只需向后一靠,就能避開他的所有攻擊。

  但這并不是攻擊的結束。

  因為他的外套下還有四十多把飛刀。

  他的手指間夾著總共8個工具,每只手4個,同時用手指按壓它們。

  8把刀具同時向多個方向頂出。

  它被扔向所有可以避免的軌跡。

  ……

  最后,他撒下的果實一半卡在了狼人的身體里……

  一半是他控制的喪尸。

  說到底,喪尸對他來說,無異于一種消耗品。

  憑著這種魯莽,他設計了一個扔水果刀的計劃。

  狼人這邊被刺到那里似乎還有點力氣,就往后跳了一下。

  但是,他也跟上了。

  一刀插入!

  狼人之眼,映入眼前的是,他眼中的憤怒……

  而同時,狼人的眼中,也露出了憤怒。

  而狼人的反應……說明他的攻擊是對狼人的威脅是有效的

  “別以為事情會這樣結束……”

  他很冷……

  但聲音里蘊藏著沸騰的怒火,腰間別著一把灰色的刀。

  他把它拔出來,對準狼人。

  他……說他還遠遠無法報答醫院里的人的痛苦和絕望。

  眼前的怪物發出痛苦的咆哮,呻吟著腸子都快吐出來了。

  即便如此,他心中燃燒的火焰似乎永遠也不會熄滅!

  但是,狼人也反應了過來,一爪攻擊,他急忙躲開。

  “去..!”

  他命令喪尸。

  接到命令的喪尸再次跑去攻擊受傷的狼人……

  一手抽出對沖刀,一手抽出4根棍子,隨時可以瞄準狼人。

  擺出姿勢。

  不知道是本能……還是理性判斷。

  狼人跑了!

  ..跑得太快了,已經來不及扔水果刀的形式了..

  走出陽光的那一刻……

  它已經跑進醫院大樓里了。

  “別以為你跑得掉!”

  他在四只喪尸的陪同下跑進了大樓,其中一只死了。

  他可以通過在建筑物中回蕩的咆哮聲判斷出狼人的前進方向。

  他開始指揮著喪尸的行動路線。

  每次..映入眼簾的醫院凄慘景象,即使不喜歡,也想緊緊閉上眼睛。

  被吃掉一半的尸體……

  四肢和器官散落一地……

  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是誰的東西,所以他盡量避免看到。

  他用力向屋頂走去。

  因為確認了樓內的慘狀,他的情緒變得更加強烈,處于一種劇烈燃燒的狀態。

  它消失了。

  而且……到了天臺,看到狼人的舉動,他實在是受不了了,勃然大怒。

  狼人正在吃東西。

  一個人形的肉塊。

  一個被認為是眼球的圓形物體。

  它嚼得很好,吃得很香。

  它正在吃一具毀容如此嚴重以至于無法確定它是誰的臉的尸體。

  他無法確定尸體是誰,但是...那是醫院里的某個人。

  這是一種無法忍受的侮辱感。

  “殺……!殺!殺!殺!”

  他發出強烈的情緒,將手中的刀指向剛剛吃完的狼人。

  扔了,對著喪尸們下達命令的同時,他也提著刀沖著狼人跑了出去。

  吃完飯后,狼人飛快的轉身,雙手爪子一揮,將所有的刀全部彈開。

  狼人的身體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一股清新的風吹過!

  ……在狂風結束的同時回頭看去。

  他可以看到一個狼人背對著他來的地方站著。

  那一刻..

  “呃……?”

  ..與此同時..和他一起隨意攻擊的喪尸

  它們的腦袋無力的跌落在地,鮮血從它們的脖子斷面噴涌而出,如同血泉一般。

  但是……這還不是全部。

  失望也降臨在他身上。

  直到剛才,他的手中才多了一把刺向狼人的刀。

  不……準確的說。

  應該是拿刀的右手本身并沒有被附上。

  他不敢置信地低頭看著地板,這發生得如此之快。

  在那里,他的手臂擱在一灘血上……

  他的手握著一把手刀。

  右臂無力地伸了出去。

  當他看到自己的右臂放在屋頂地板上時,他的判斷很快。

  右臂截肢帶來的疼痛遲來,但他沒有回頭。

  翻過圍欄后,他跳了下去。

  當然,他并沒有直接跳向地面。

  他的目的是向右移動到樓下

  他從一扇已經被人打破的窗戶跳了進去,跑了進去。

  他看著手臂的橫截面。

  橫截面被切割得如此整齊,看起來就像是被鋒利的刀片切割過一樣。

  它被狼人的爪子砍斷了。

  但他能立刻找出原因。

  當時一陣狂風在瞬間肆虐,又在瞬間消失……

  狼人不知不覺從背后挪了過去

  被砍下的喪尸頭顱和被砍斷的右臂……

  他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一連串事件。

  ……他判斷狼人的移動速度快到他眼睛都跟不上了。

  從那瞬間的狂風,以及處于消失狀態的她身后突然的動靜來看,

  他認為這是肯定的。

  一種對于生物體來說幾乎不可能的高速運動。

  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對他自己,對比他更可怕的怪物,物理定律和常識。

  他很清楚上述情況不適用。

  只有一件事他不明白。

  ‘狼人剛才怎么不殺了我?”

  “克魯爾..”

  聽到背后狼人的低叫聲,他只得邊跑邊扭頭看向狼人。

  他確認了人形。

  狼人在笑。

  這是一種虐待狂的笑聲,充滿了騷擾虛弱獵物的喜悅。

  “咳……!”

  他咬咬牙,直著腦袋跑下樓梯。

  看著剛才狼人的臉……

  他可以肯定地說狼人打算悠閑的享受狩獵。

  他頭也不回地逃下樓,滿臉怨恨。

  他以為他有信心,但是……

  ……受了致命傷,斷了一條胳膊……

  他已經為受傷做好了準備。

  然而,他的右臂被截肢是極其痛苦的。

  還不是因為傷口的疼痛……

  力量的下降是如此的痛苦。

  他的力量和戰斗能力……

  下降了!

  當然,他很有天賦,一只手比其他人能做很多事情。

  但是……

  說到底,一只手所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

  在狼人隱藏的高速移動之手讓他處于劣勢的情況下..

  對于承受著只能用雙臂戰斗的懲罰的他來說,眼下的情況已經沒有希望了。

  但..

  “殺..!”

  他沒有放棄的意思。

  哪怕位置調轉,右臂被奪走……

  哪怕……他有殺死狼人的意志,哪怕他因此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不過礙于狼人玩自己的行為,并沒有立即追擊自己,而是覺得好玩。

  他邊跑邊檢查自己斷掉的右臂。

  他知道自己有能力從腸穿孔和骨折等傷病中恢復過來。

  血雖然明顯停止了,但并沒有再生的跡象。

  如果有喪尸,可以用它們作為游擊戰的肉盾,就像打之前的吸血鬼一樣。

  但是……目前在這家醫院里的喪尸正在外面。

  從一般情況來看,他的勝算微乎其微。

  這是一個災難性的情況。

  但是..

  ..但至少

  有沒有辦法扭轉目前不利的局面……

  提高勝率?

  他能想到的就是他在遠處對外面等候的喪尸們下了命令,然后開始奔跑。

  下到一樓,帶著狼人去了他想去的地方。

  智力低下的狼人不會有任何疑慮,自然會聽從他的指引。

  它追著他……很快就進入了他進入的地方。

  這是...一個非常小的地方,只有一個水槽、兩個小便池和一個馬桶。

  那是一間浴室。

  而且……在浴室的盡頭,他背對著玻璃窗……站在那里,他的武器指著它。

  他和狼人……

  無論是體格還是身高,都不算大,但在這狹小的空間里。

  眼下兩人對峙的局面,外人看來十分局促。

  只能說,這狹小的空間,似乎不適合血戰。

  但是……

  這正是他的目的。

  至少在這狹小的浴室里,狼人是應付不了高速運動的。

  無法使用那種只能說是最糟糕的技術。

  不..它可以使用,但是..這對狼人來說可能是損失而不是優勢。

  問題是他身后和兩邊都沒有空間。

  如果狼人試圖在這種地方高速移動……

  不管控制得有多好。

  在這個距離和空間的某個地方,它是別無選擇,只能碰撞的結構。

  一般情況下,以狼人的身體能力,就算把身體撞到墻上或馬桶上

  不會有任何問題。

  但是,在以超過高速運動規律的速度運動的狀態下,障礙物和撞到怎么辦?

  根本猜不到狼人的高速移動速度是多少。

  但是...如果是無形的速度...傷害至少不會以擦傷結束

  不管狼人的智力有多弱,……

  當它受到威脅時,它都有逃跑的傾向。

  也就是說,最有威脅的高速運動,被簡單的封印了。

  只是..不過只能用一只手臂..還有攻擊空間躲避。

  在這種不適合的空間戰斗,對他來說也是相當不利的。

  首先,狼人的身體素質更高。

  鋒利的爪子,能斬的慘不忍睹,與人類的力量無異。

  這是一個致命的威脅。

  “我來宰了你……!你這個混蛋!你這只鄉巴狗!”

  他左手握著菜刀的刀柄揮舞著,一副從容不迫的姿態。

  他激怒了狼人,燃燒了斗志。

  狹窄的空間內,兩只怪物將武器對準對方……

  在他們只是凝視著彼此而沒有任何移動的意圖的情況下,只有沉重而悶熱的沉默。

  填滿了這個狹小的空間。

  可是……

  仿佛要打破這沉悶的寂靜,洗手池鏡子上的水滴靜靜地數著。

  當它落入桌上的水器時……

  發出了極小的……

  極細的聲音……

  而且到了極點。

  對于兩只磨刀的怪物來說,這聲音足以起到催化劑的作用。

  盡管空間狹小悶熱,兩只怪物還是毫不猶豫的撲了上去。

  兩只怪物出來,瘋狂的揮舞著手中的武器。

  只能進行刺擊或垂直軸攻擊以避免被兩側障礙物夾住的情況

  以掃..他用兩端的力量將沉重的菜刀從上到下擊落。

  ..

  他使勁戳它。

  無處可逃..別無選擇,只能在對方的攻擊下以最小的傷害戰斗。

  因為不在空間里……

  他的中刀到了狼人的右肩,而狼人的爪子也傷害他的左肩。

  由于狼人的速度,他是第一個被刺中的……不過是致命傷。

  兩只怪物再次嘗試著給對方造成傷害。

  不停地瘋狂揮動著武器。

  鮮血飛濺,血肉飛濺……

  弄臟了浴室的墻壁和地板,兩只怪物似乎忘記了疼痛。

  他們毫無畏懼地揮舞著武器,不斷移動以避免對要害的攻擊。

  通過用他的身體阻擋致命攻擊來反復混戰。

  但是..

  到頭來,他只能被自卑感單手推著,這是早已注定的結果。

  揮舞間,切肉刀與狼人的指甲相撞……

  是因為無法言說的血戰累積的疲勞,還是流下的鮮血?

  ……菜刀氣勢洶洶的穿過浴室朝天花板飛去!

  狼人瞄準了他心臟跳動的左胸,利爪刺了過去。

  “咳!”

  在他發出痛苦呻吟的同時……

  指甲和毛茸茸的手指著他的背,好像狼已經把它的指甲刺穿了他的身體。

  被狼人皮毛包裹著的手臂肌肉,在緊張的狀態下刺穿了他的身體。

  然而,狼人不能被認為是勝利者的面孔。

  因為狼人不是勝利者。

  準確的說……

  狼人的利爪,它本以為刺入了他的心臟。

  而且他將武器扔向天花板,在狼人眼中,他就是等待被宰的羔羊。

  但是,這都是為了‘誘導’狼人的攻擊,他部分制造了一個缺口。

  當然,誰也不能保證能躲過這一擊。

  只是……他有辦法知道狼人什么時候會發動攻擊。

  這種方式就是“呼吸”!

  唯一用人體打敗他的人……‘宋澤’傳給他……讀呼吸。

  使用技術...

  狼人也是怪物,但終究是生物。

  呼吸對于歸屬感至關重要。

  所以他在數十次攻擊交鋒的同時,記住了狼人的呼吸規律。

  這樣一來,就能提前預知到狼人攻擊的時機。

  就算知道時機……

  能不能反應過來那靈巧的動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從很多方面來說,這個案子無異于一場以人的性命為抵押的賭博……

  在賭博上“幾乎”成功了。

  等到狼人的攻擊刺穿他的心臟后,他躲開了……

  通過使用肱肌和大圓肌),在空中徘徊的手臂得到了有力的加強。

  他緊緊地收緊了狼人的手臂,將捆了起來。

  握住狼人的一只手臂,用他穿的鞋指向插在天花板上的刀。

  沖擊力將菜刀劈成兩半。

  刀片脫落,在重力作用下掉落。

  然而,墜落的地方并不是地面,而是一頭被他束縛住拉緊的狼人。

  這是肝臟的右臂。

  “哇哇哇!!”

  直角落下的刀刀刃,精準的吸進了狼人的手臂。

  ……狼人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

  正因如此,鋒利的指甲劃破了他半張臉……

  臉上的皮膚瞬間剝落,就像剝土豆一樣,露出藏在下面的紅皮。

  但是……那個狀態下,他笑得嘴巴都歪了……

  他強行抓住狼人的手臂,將其撕下。

  狼人痛苦地呻吟著離開了他。

  “嘻……嘻嘻嘻!”

  半邊臉都被撕掉了,露出里面,他笑的時候帶著一絲毛骨悚然的氣息。

  把牙齒放在被撕裂的手臂的橫截面上……

  粗暴地咬斷狼人的手臂,

  他沒有咀嚼,就把它直接送進了喉嚨,然后用舌頭舔了舔被鮮血浸透的嘴唇,然后將它撕了下來。

  他瞪著注視著這邊的狼人,一邊壓制著患處。

  “如約而至……我一個一個吃掉,嘻嘻嘻!!”

  一邊說著,一邊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他撕下自己的手臂,狼人本能的……

  畏懼。

  眼前的存在不是獵物,而是像它這樣的獵人的位置……

  但它不想承認。

  它不承認一個沒有牙齒沒有指甲的弱小生物和自己處在同樣的位置。

  再加上……害怕………

  “咕嚕嚕!!”

  狼人將手從傷口上移開,利爪對準他,齜牙咧嘴地向敵人抓去。

  怒吼一聲,四散殺機。

  雖然不是語言……他聽得懂這聲音的意思。

  '殺!'

  狼人是這么告訴他的。

  “殺!”

  他嘲諷著,把他一直在吃的手臂扔向咆哮的狼人。

  不管他如何完成了斬斷狼人手臂的壯舉……

  由于身體能力的差異,他仍然處于劣勢。

  不過,他的手套是從腰間戴起來的,威風凜凜的姿態讓人無法將他視為弱勢人物。

  他披著頭發,繼續挑釁這名似乎有所戒備的狼人。

  將自己視為威脅的警惕與沸騰的怒火相矛盾的狼人……

  充滿狼人憤怒的利爪一擊……

  但他想也沒想馬上躲避或者攻擊,就這么站在那里。

  他嘴角扭曲著,陰森森的笑著等待著狼人的一擊……

  他聽到肝臟尖利的爪子深入他的腹部,撕裂皮肉和內臟的難聽聲音。

  灑了出來

  “......”

  一聲慘叫都沒有……腦袋無力的垂下,身體頓時失去了力氣。

  他倒下了。

  就好像。。

  就好像他在生命的盡頭變成了一具尸體。。

  “嗯?”

  他搖了搖身子。

  每次聽到切肉難聽的聲音,他的身體都會無助地顫抖……

  他一如既往,沒有任何反應。

  狼人對自己在那個反應中的勝利充滿信心。

  然而..

  那是一個非常短暫的時刻。

  “你以為你贏了?”

  明明沒有任何反應……

  就像一個斷了線的洋娃娃,他猛地抬起了頭。

  他站起身來,看著自己那張猙獰的面孔,發出詭異的笑聲。

  雖然是狼人,被他以為已經死了的僵硬抬起頭嚇了一跳……

  尷尬的事情就發生在這之后。

  “!?”

  刺穿肉的難聽的聲音……

  但這不是他身體的聲音。

  那是狼人發出的聲音。

  狼人吃驚的瞪大了眼睛,一柄利刃從它的胸口伸出來。

  在結束時難以置信地低頭看后......

  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快到了……

  一只喪尸用力的雙手握住了一把灰色的刀柄。

  堅持下去……

  沒辦法……

  他帶著殘忍的笑容存在。

  不管情況多么緊張……

  感覺敏銳的狼人……

  沒辦法感覺不到喪尸一邊移動一邊發出聲音的存在感……

  直到它刺穿他的心臟之前,它才發現自己身后有一具喪尸。

  因為……

  那個喪尸在幾秒前還是‘他’。

  就在胃被刺穿之前……

  他將意識轉移到最后一個喪尸上,然后盡可能地隱藏自己的存在。

  他拿著手中的武器……從毫無保護的背后靠近,將刀刃抵在心臟位置。

  整個事情是他編造的一個計劃,將這個致命傷喂給狼人。

  從將它引誘到狹小的衛生間,防止高速運動……讓“他”能夠隨時沖進去。

  將喪尸放在附近......

  砍掉他的右臂……也都是都是為了這一次……

  可以說是蓄勢待發。

  如果他犯了一個錯誤,即使他丟了性命也不奇怪。

  這是一個不可能的計劃。

  但是,

  他的情況依舊很糟糕。

  除了右臂,……半邊臉都被剝皮了,全身到處都是刺傷和割傷。

  腹部開了一個大洞。

  當然,這個計劃并不是他自己的堅持。

  但是......

  這是一場冒險的賭博,因為他可能被刺穿并被殺死。

  “..!”

  狼人口吐鮮血,目光顫抖的看著這場賭局的勝利者。

  它仍然無法相信自己的失敗。

  但..

  “死”

  那個冰冷的字眼似乎要把它凍到骨頭里……

  帶著對死亡的恐懼……

  狼人的臉因絕望而扭曲。

  緊接著……

  他擊中了宋澤插入的左眼的刀柄。

  這一擊貫穿了頭骨,刀從腦后瘋狂地甩了出去,摔在地上。

  就算是狼人,也不可能,腦子沒了還能活著!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看著死去的狼人絕望的臉,他瘋狂的笑著。

  他粗暴地抽開了狼人的手。

  正因如此,那已經死去的狼人的身體發出一聲巨響,倒在了瓷磚地板上。

  ……他同樣筋疲力盡,倒在地上,靠在墻上大口喘著粗氣。

  他有一種想閉上眼睛,將意識留在黑暗深處的沖動,但是……

  ……他的復仇還沒有完全完成。

  一邊感受著腦袋的疼痛...

  發出了最后的命令。

  那是‘將狼人的尸體切成碎片’的命令。

  遵照命令,喪尸試圖用手中的刀將狼人斬成碎片,但是……

  狼人的尸變開始了!

  除了皮膚仿佛被壓碎一樣扭曲的部分,狼人那密密麻麻的體毛一下子出現了。

  化作蟹屑般的粉末……

  很快,身上的汗毛全部化為粉末,消失無蹤。

  去..所有那些體毛都不見了。

  一聲巨響,狼臉開始變了。

  而很快,剩下的就不是狼面怪物了……

  只是扭曲的皮膚。

  只剩下那個格外顯眼、相貌丑陋的‘人類’。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不由吃了一驚,但很快那種感覺又瞬間消失了。

  因為是人是妖的模樣,與他做的收尾工作沒有任何關系。

  “按照計劃..我會吃掉它..”

  看著那具快要被肢解的尸體,他露出血淋淋的牙齒喃喃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