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末世:全人類只剩下我和一個女孩 > 第一百四十六章:終極一戰 2
  老爺爺不敢置信地上前一步,一只手抓住他的頭,將它舉了起來。

  “我簡直不敢相信……”

  “................................”

  像是確認那是將臣的脖子似的,他將將臣被砍下的頭顱舉在眼前,端詳了半天。

  老爺爺靜靜地閉上了眼睛,點了點頭……

  古德保持沉默,沒有說話。

  “我需要用它做實驗,你能把那個頭還給我嗎?”

  男孩在陰沉的氣氛中像是無視老爺爺和古德一樣伸出手,要了將臣的頭。

  不過,對于少年的話,兩人并沒有什么反應……

  只是默默地搖了搖頭。

  他們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背后的墻上。

  “……”

  老爺爺轉過身去看著對方、

  古德也是瞪著伸著胳膊的那家伙。

  “沒關系……反正我是要去取回來的……”

  那家伙悄無聲息地垂下還沒拿到目標的手,從腰間拔出一把戰刀。

  雙手交叉著刀,他擺出了戰斗的架勢。

  “我要為將臣報仇……!”

  “咳……!”

  老爺爺把古德的頭向前喊。

  少年催動地面,以恐怖的速度逼近老爺爺,

  他用刀砍下藏在古德身后的老爺爺的身體。

  “咳……!?”

  一把刀刺入了老爺爺的肩膀和胸口,老爺爺根本無法躲避,也無法抵擋這突如其來的突如其來的攻擊。

  刀刃刺了進去,鮮血噴了出來。

  只是……

  刀鋒也無法再刺得更深。

  就在刀刃刺入老爺爺身體的一瞬間,古德張開大嘴,將迎面而來的少年抱了起來。

  因為正試圖吞下他。

  可以說是一擊必殺,也可以說是反擊。

  或許這少年早就知道古德的攻擊是否危險……古德張大了嘴巴。

  那一刻,他放棄了深深切入老爺爺身體的動作,一躍而起。

  他移動到古德的攻擊無法到達的地方。

  “咳……好快啊……!”

  老爺爺憋著流血的傷口,恨恨地吐了吐舌頭。

  如果那家伙試著把刀刃插得更深一點……

  那家伙本可以被殺死,但那是因為少年判斷準確,失敗了。

  老爺爺的身體和正常人沒什么區別……

  就像是一種束縛……

  但同時,這也是最好的誘餌。

  ……為了瞄準老爺爺,他不得不靠近一點。

  這也意味著進入古德的……大嘴的范圍內。

  “近戰處于劣勢。”

  冷冷做出這種判斷的那家伙,將刀插在腰間,反而拿出了手槍。

  他掏出槍,對準老爺爺的腦袋扣動了扳機。

  響亮的槍聲和照亮黑暗的槍口火光噴涌而出,數十發子彈射出。

  “咳咳……!!”

  為了躲過槍林彈雨,老爺爺以古德為盾,奮力前行……

  子彈大部分被偏轉,雖然可以聽到古德痛苦的呻吟聲。

  不只是大到能蓋住全身,所以有2-3發子彈打在了老爺爺的肩膀上。

  受了貫穿的傷,但那是不能說致命的傷。

  老爺爺以為已經結束的子彈洗禮,并沒有結束……

  他掏出手槍,扣動扳機,同樣瞄準了老爺爺的身體。

  古德的身體還處在被壓低的邊緣,免得受到致命傷,但是……

  現場再次中彈受傷的老爺爺臉色扭曲,冷汗直冒。

  傷口本身并不大,但若是不斷累積下去,流血量之大,就很危險了。

  老爺爺從古德的身后近身對方,對方也拔出一把新手槍。

  但是距離幾乎沒有減少。

  不是因為老爺爺行動遲緩。

  就在對方擊出子彈的同時,并迅速后退,與老爺爺保持了距離。

  不,速度快到快到快要跑了,而不是走路。

  那是超越老爺爺沖鋒的速度。

  正因為如此,盡管老爺爺努力移動他的腳,但對方和老爺爺之間的距離并沒有縮短。

  那家伙是老爺爺和古德不喜歡的第二個快腳的對手。

  遠距離進攻和快腳的對手。

  處于組合動作狀態的那家伙……

  真的是可以說是天敵的存在。

  對于老爺爺和古德來說,是一個忍不住緊張的對手……

  兩人有些惱火,但并不緊張。

  如果對方是多發,或者有幾十萬發子彈……

  還是挺緊張的。

  但是……不管他速度多快,都是用遠射來威脅他們。

  。。沒辦法,只能限制子彈數量。

  最后,當對方用完子彈時,會轉而使用近戰而不是遠程攻擊。

  近身打敗老爺爺是不太可能的。

  那個時候,就算對方不喜歡,機會也會來的。

  但是,一顆子彈射進老爺爺的身體,整個人都疼哭了,但他平靜地忍受了下來。

  老爺爺下定決心,仿佛艱苦的工作已經看到了曙光,對方是否還擁有子彈?

  他可以目睹對方將裝備換成立刀。

  這是一個殺死對方的機會。

  老爺爺知道這孩子可能還有子彈,所以沒有貿然沖鋒。

  他繼續朝對方跑去,舉起古德作為盾牌。

  然而,對方既沒有跑也沒有沖來。

  ……

  他只是站在那里,悄悄地舉起一只手在空中。

  作為狙擊點的一部分,是他的計謀……

  再過一會,古德的護盾就會停止

  那老爺爺的頭會被從不可能的軌跡射出的子彈擊穿,然后死去。

  他心想著,可是時間過去了,狙擊手的子彈還是沒有射穿老爺爺的腦袋。

  就在少年繼續示意狙擊手的時候,老人已經近在咫尺了。

  巨大的鱷魚腦袋就要對著那家伙張開大嘴。

  他連忙在地上打滾,躲開了古德的攻擊……

  緊接著,古德的頭卡在男孩所在的地方,古德吃掉了地面。

  “為什么..?”

  他不自覺地質疑狙擊手為什么不攻擊。

  “再見!你盼望已久的年輕狙擊手真的要被肉了!卡片卡卡卡!!”

  剛一靠近,一直閉著嘴沒說話的古德張大了嘴巴說道:

  它小聲喊著,笑著翻著白眼,一副玩得開心的樣子。

  “如何?”

  “嘿嘿嘿……!其實我……擁有遠距離殺人的能力..!”

  老者在衣服上擦了擦沾滿血跡的手后,得意地撫了撫胡子,做出了一個豪放的手勢。

  “你隱藏了那個能力?

  臉色幾乎沒有變化的少年,聽到這話,雖然眉頭很小,但還是皺起了眉頭。

  “你說呢!!卡卡卡卡卡卡卡!”

  “嘿嘿嘿嘿!你信不信!”

  大概是他們兩個笑得太厲害了吧。。連眼淚都奪眶而出了。

  “啊……不會吧……我笑得腰都疼了……”

  或許是笑得太厲害了,老爺爺拍了拍自己的后背,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得太厲害了。

  “啊..我忍不住笑了。”

  剛剛還在拼命拼殺的他們,頓時變得跟瘋了一樣古怪起來。

  為什么狙擊手不開槍?

  為什么他們知道狙擊手的存在?

  為什么他們說狙擊手死了?

  為什么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會笑瘋了?

  他什么也想不通。

  想不通……

  反正眼前的老爺爺……

  坐在地上,毫無防備。

  在這種情況下,他以為只有一件事可以做,緊緊握著刀試圖瞄準老人。

  但是……那一刻……

  砰!

  一聲微弱的槍響,遠遠地在少年的耳邊響起。

  那一刻,他才能夠意識到,那是狙擊手的槍聲……

  同時,狙擊手的子彈穿過了他的額頭。

  就在他想要逃跑的時候,身體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但是……他還沒有死。

  雖然它的腦袋被打穿了……

  但也沒有人類的回復力快的懵懂。

  他和之前的男人們一樣,也有相當不錯的再生能力。

  由于被子彈貫穿頭部的沖擊,動作不得不暫時停止……

  果然,摔倒的少年竟然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

  但..

  又是一聲槍響,男孩的頭上又開了一個氣孔。

  倒在了城市的地面上。

  再次醒來...

  再次被攻擊...

  當他重復了大約3次時...他從地上醒來了

  但是看到的……

  是一張巨大的嘴巴

  ……一張長滿鋒利牙齒的鱷魚嘴巴。

  他的眼睛,終于看到了那個狙擊手。

  那個長得像他的少年,在這個世界……

  在他倒下的建筑物的屋頂上隱藏了將臣的存在。

  他在上面監視著范圍。

  “再見了~嘻嘻!”

  他微笑著和他喃喃道別。

  為什么之前那個被斬首的人還活著,而且身體還好,可以朝他的腦袋開槍?

  時光倒流了一點……

  當將臣頭部中彈倒下時……

  意識到自己中彈了……

  同時一顆子彈落在了他的腦袋上……

  他已經死了。

  身體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呆呆的看著天空。

  但是……

  不知為何,他本該拜訪的死神并沒有降臨到他的身上。

  他有一段時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但過了一會兒他意識到他可以移動自己的身體。

  但是……風險太大了,他還沒來得及試驗身體的極限。

  意識到自己不會死到這種地步,他……

  考慮了可能性。

  預測附近可能有增援部隊,但是......

  由于無法預測真實性,所以他裝作被毫無防備地擊敗了。

  將臣也知道,在剛才1:1的戰斗中,他完全可以勝利的。

  但是……

  如果狙擊手插在中間,故事就不同了。

  隨時可能飛來的狙擊手子彈,無論威力如何,都無法壓倒少年。

  非常具有威脅性。

  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戰斗,也注定是處于劣勢的……

  所以他才會裝死。

  做夢也沒想到將臣會把從老爺爺那里學來的裝死的方法當作笑話來用。

  他心中一笑,一邊沉浸在扮演尸體的角色中,一邊緩緩控制自己的心跳。

  而且……目光呆滯,連眼都沒合上,連動都沒有動。

  一直在旁觀的少年,拿著刀指著他緩緩靠近,然后壓低了將臣的肋骨。

  螃蟹踐踏

  他的身體假裝死了,骨頭被壓碎的聲音傳遍全身,疼痛傳遍全身,但是……

  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

  因為那不是死亡的痛苦……

  他沒怎么動就被擊中了頭部。

  他繼續演戲。

  縱然被他踩斷了骨頭,他也沒有動彈……

  那家伙慢慢蹲下,將刀刃抵在他的脖子前。

  “這樣的攻擊,竟然會死……應該是‘殘次品’,而不是‘正品’。”

  判斷將臣已經死了的少年,睜著眼睛低頭看著死去的人,面無表情。

  他愣住了..

  緊接著,緊接一刀割斷他的喉嚨。

  來的太快了……

  就連被砍下腦袋的人都覺得冷。

  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即使頭部中彈也不會死。

  而且……看得出來,砍掉他的腦袋也死不了。

  “你確定這是次品嗎?”

  他在心里嘀咕著這句話……

  他被翻了個身。

  我能夠體驗到一種奇怪的情況,就好像第三個人在看著他的身體,即使它是一個點。

  “我應該拿去研究嗎?”

  那家伙喃喃著站起身,拂去刀上的血跡。

  他手里拿著..像膠帶一樣纏繞成圓形的薄膠帶。

  過了一會兒……

  那家伙從無頭人的尸體上剝下衣服,把它套在他被砍下的頭上。

  做成裹布的形狀,舉起來,就往某處走去……

  他確定即使他的脖子掉下來他也能移動自己的身體......

  當他被割斷喉嚨放入背包時,那些人高舉雙臂,大吵大鬧。

  他的腦子沒問題,但他很幸運,因為沒有身體他什么也做不了。

  當他的腦袋從黑布中探出頭來時……

  古德和他的老爺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當老爺爺把它舉起來看是不是他的頭時……

  他說這是一個機會。

  ……他向老爺爺和古德傳達了他的意圖。

  當然,只是動動嘴巴,普通人是很難看懂的……

  既然是一個發音準的可以說是有生命的演員,他的意圖幾乎是固定的。

  可以清楚地識別。

  他傳達給老爺爺的是……

  提防狙擊手,慢慢來……

  他要求面向前方后將頭靠在墻上。

  ……但是老爺爺憑著演技把悲傷演出來了……

  古德則是閉著嘴忍著,不讓笑聲溢出來。

  按照他的計劃搬家的老爺爺和古德。

  他努力了……而且成功了。

  與此同時……

  事先一點一點地用手感受釣魚線的感覺,然后他將自己的身體引導到能夠與自己的身體融合在一起的地步。

  唯一的問題是......

  它遇到了身體......

  但他不知道如何將頭部連接到身體上。

  他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就跑了。

  雖然視野突然變低了……

  但對奔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阻礙。

  讓人聯想到故事中的怪物的形象,抱著脖子奔跑的樣子。

  ...找到了狙擊手可能所在的位置。

  他從當時聽到的槍聲大小,提前算出了距離。

  在這個距離之內,適合狙擊。

  他搜索了位置。

  他能找到一座只高高聳立的建筑物。

  我以為它在那邊。

  果然……

  月光透過天臺的欄桿照進來,照得槍口尖發亮。

  本來可以走的,但是……

  開門的一瞬間,發出了聲音,被狙擊手抓住了。

  一個他在正常狀態下不會犯的錯誤。

  這是他不得不犯的錯誤,因為他別無選擇,只能堅持。

  察覺到他的存在,這名狙擊手或許早有準備,很快就趴在地上蹲著。

  拔出別在腰間的手槍,想要朝他開槍。

  他唯一的手臂,一個獨臂男子,托著他的頭……

  他低下頭,拔出了武器。

  來不及下注了...

  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他做了什么……

  就是要把自己的腦袋……扔向狙擊手。

  丟掉夢想中最重要的東西……

  比心更重要的腦袋

  是那個犯下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的人......

  他的判斷在很多方面都是正確的。

  飛來的不是武器,而是一個人頭,狙擊手一愣,動作呆滯。

  如果是普通尸體的腦袋,就算被擊中……

  也只是痛苦的收場。

  ……但他不是尸體,更不是普通人。

  他露出鋒利的牙齒,將咬入狙擊手的胸膛。

  他死死地咬住。

  狙擊手就是在那種情況下死了。

  他有個主意。

  他開始用頭顱吃著。

  果然,他的新肉體開始出現。

  然后,隨著他的進食。

  身體開始復原。

  回想起通過吃人或喪尸來治愈傷口的老爺爺和古德,他想知道他們是否也有這種能力……

  這是他原本就有的能力……

  還是從狼人那里得到的能力。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有了這個,他意識到自己多了一項能力。

  “現在可以了!”

  瞬間啃噬男人軀干的脖子,竟然還完好無損……

  他咧嘴笑了。

  將死去的狙擊手尸體移到一旁后,躺下用瞄準鏡查看距離。

  就在這時,將臣看到那家伙在空中舉起手,好像在示意狙擊手。

  看了看。

  “嘻嘻嘻!!”

  他很想笑,好像這很荒謬,當然他沒有扣動扳機。

  他可以看到老爺爺和古德在嘲笑那家伙。

  “看來他們打得不錯…………”

  決定也無事可做,他悄悄移動了狙擊槍的槍口,對準了男孩的腦袋。

  點完之后。

  .毫不猶豫的開槍。

  砰!

  隨著一聲槍響,他射出的狙擊步槍的子彈被吸入了對方的腦袋。

  奏效了……

  沒過多久,那家伙的身體就倒在了地上,就和剛才跌倒時一樣。

  “啊!你別這樣死啊!”

  不過片刻之后,看到少年跌跌撞撞爬起來的情景,他也沒有再猶豫。

  他扣下扳機,穿透了男孩的腦袋……

  重復了好幾次……

  他殘忍地騷擾了這個男孩,就像一只貓在玩它。

  還有...

  當狙擊步槍的子彈用完時...

  無論是巧合還是必然,恰到好處的時機

  古德巨大的嘴巴吞噬了男孩。

  “再見~嘻嘻!”

  ……他可能真的是他的兄弟。

  他邊看邊笑。

  逃離狙擊點后,他與老爺爺會合。

  不久之后,他找到了喪尸泰山,喪尸泰山帶著茄芷避難了。

  由于他能夠在某種程度上掌握泰山的位置。

  所以他很容易就找到了用雙臂保護著茄芷的喪尸泰山。

  “以防萬一,看看茄芷的情況。”

  雖然老爺爺已經檢查過茄芷的情況……

  但是,再檢查一下還是好的。

  從喪尸泰山手中接過茄芷放在地上后,他脫下衣服檢查了全身。

  “有瘀傷和裂傷,但我不認為有任何重大傷害。”

  處處可見淤青和擦傷,但似乎并沒有受什么大傷,雖然臉上的疲憊很濃。

  那個在戰斗的喪尸男有一半進入古德的嘴里消失了,還有一半躺在路邊。

  “我很快就回來了!茄芷,!嘻嘻嘻!”

  說到最后,他仿佛融入了黑暗一般消失了。

  一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

  他要去的就是太陽教會的位置。

  “救救..我!a!!”

  一個身穿太陽教會夾克衫的男人匍匐在地上,把身體能產生的所有液體都吐了出來,眼淚、流鼻涕、尿液、血液和胃液。

  “不喜歡??嘻嘻嘻!”

  “哦,不……!請……”

  “不!”

  用刀劈下藏身處最后一名太陽教會成員的腦袋后,他擦去刀刃上的血跡,將武器收進了刀柄。

  不出所料,剩下的太陽教會成員都微不足道。

  輕松對付了三十來個人,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緩緩走到大樓外,來到那個人堆成塊的巨大鐵籠前。

  用鑰匙打開了

  “出來!嘻嘻嘻!”

  他一邊大喊,一邊把鐵籠子開得大大的。

  不過,想要從幾乎沒有活動空間的空間里出來,并不容易,人們咕噥著,一點一點的挪動著身體。

  就這樣大概弄三四個人出來吧。。

  出來的人開始將臣把籠子里的人拿出來。。

  他坐在不遠處的長凳上看著。

  不知過了多久,最后一個人終于從牢籠里出來了……

  但是眾人的臉色卻不是很開心。

  相反,這是一種感覺就像牛被帶到屠宰場的氣氛。

  ……眾人露出忌憚的神色,連連后退了一步。

  他這才明白他們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反應。

  在殺太陽教會的人時……他只有一只手不自在,所以用的就是‘嘴巴’。

  準確地說,一有機會就咬人殺人的。

  因此他們認為會被將臣會吃掉。

  “我不是特意拿出來吃的!別誤會!嘻嘻!”

  他苦笑著抄寫古德的臺詞,他最近才習慣這種臺詞。

  而是,反其道而行之……

  人們身體顫抖得更厲害了,只用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看著他。

  判斷將臣無法擺脫他們對將臣的恐懼,他撓了撓后腦勺,決定裝作忍不住繼續講下去。

  “害怕沒關系,你們能幫我一個忙嗎?”

  “什么樣的要求……?”

  眾人都在默默地應著他的話,而與此同時……

  一個頗有好感的中年男子悄悄走上前來,用驚恐的目光看著他問道。

  “給我找點吃的!”

  “食物……你是說?好吧……”

  中年男子聽了他的話,點頭同意,一邊安撫,一邊將其他人送進了大樓。

  不一會,有人捧著各種食物走了出來,小心翼翼地堆放在他面前。

  “哦!好吃的東西!”

  當他檢查食物時,他拿起食物時提高了聲音并歡呼。

  甚至在那之后,他將一些值錢的罐頭食品和一些食物裝進背包里,然后他……合上背包,系在背后。

  “剩下的你們自己吃吧!”

  “是……?所有這些食物……?”

  中年男人像是不敢置信,一邊是食物,一邊是臉色,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我這些就夠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哦……還有,如果要立地的話,就往南走,不要往北走!那邊沒有太陽教會的成員那里,應該比較安全吧!那……拜拜!嘻嘻嘻!”

  他只吐出該說的話,便迅速轉過身去,一副沒有猶豫和后悔的樣子。

  “喂,等等……等一下!”

  他正要無悔離開,卻被中年男子攔住,聲音里滿是遺憾。

  “對不起!謝謝你救了我,我連恩人一句謝謝都沒有說!”

  中年男子當場跪下,低頭深深的低下,額頭都碰到了地面,一邊道歉一邊道謝。

  就在他被男人突如其來的舉動愣了愣的時候……

  緊接著,其他人也紛紛跟中年男人一樣跪下,跟隨著男人的動作,表達著對男人的歉意和感激之情。

  “你就不能對我這種怪物這么無禮嗎?”

  “不……有恩典將我們從地獄中拯救出來……但這還不夠……如果有什么我們能做的,請告訴我們。我們可能無法償還從您那里得到的恩典,但是……..我們會盡我們所能..”

  “...”

  首先,他們沒有別的事可做。

  他們太弱了,無法要求他們加入他們榨干太陽教會種子的目的。

  如果以他的能力,大部分的工作他都可以毫不費力的完成。。

  不管他怎么想,他都覺得自己對他們沒什么要求了。

  但他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那……我有一個忙……”

  他將將臣的想法告訴了男人,男人毫不猶豫的欣然接受。

  然后……天漸漸亮了……當太陽變亮的時候,天邊出現了淡淡的黎明……

  他和他的老爺爺、古德、喪尸泰山和茄芷再次拜訪了中年男人。

  “這是孩子嗎?”

  “對!是茄芷!”

  中年男子一問,指了指躲在罪惡身后盯著他的茄芷。

  “茄芷!以后你要和這個男人們住在一起。”

  是為了托付茄芷的安全。

  這次運氣好,總算平安通過了,但不保證以后還能不能通過。

  所以他才會想到把茄芷托付給一個他們……

  這一點老爺爺和古德也都同意了。

  因為他們認為,對于茄芷這個普通人來說,他們的旅程太過艱辛和危險。

  然而..

  “不行!我要和你們一起去,老爺爺,古德……還有泰山!”

  茄芷尖叫著否認,但雙手緊緊握住喪尸泰山纏著繃帶的手,表示不去的意思。

  “茄芷..”

  “那里比和我們這些怪物在一起要好得多?”

  老爺爺和古德也用平靜的聲音勸說茄芷。

  “沒辦法。”

  判斷將臣無法用言語說服頑固的茄芷,他命令喪尸泰山將茄芷帶到這里,目的是將他送到一個中年男人那里,盡管他并沒有這個意思。

  然而,盡管有命令,喪尸泰山卻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都沒有動,被茄芷抓住了他的手臂。

  “泰山?把茄芷帶來”

  他對下達命令后仍未采取行動的感到奇怪,他叫出了名字,這一次從他口中說出了命令。

  不過,果然,喪尸泰山并沒有表現出絲毫要執行命令的意思……

  而是做出了只能說是適得其反的舉動。

  喪尸泰山的動作是將茄芷藏在身后……

  沒什么特別的。。

  就跟小孩子一樣固執。。

  不過,此舉的意義也不能說是微不足道。

  “喪尸泰山!你……!?”

  不存在機械或程序等無機物、情感、自我、醫生等無機物的喪尸泰山不可能違背與將臣無異的絕對指揮權的意志。

  據說無機物有‘自我’或‘博士’,這在當時是前所未有的。

  xxx

  將宋澤和張楊揚轉移到武勝的藏身處后......

  她再次去醫院,但沒能見到他。

  但是找到他的一只斷臂……

  但斷掉的右臂仍然“活著”!

  意識到將臣的心正在崩潰……

  她責備將臣試圖陷入絕望

  回過神來,她馬上就要跟著他了,可是……他到底去哪兒了?

  在連一絲線索都沒有的情況下,想要隨意移動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決定暫時停止追蹤他……

  她決定將這個事實告訴宋澤和張楊揚……

  在那里,臉色變好了的宋澤和張楊揚迎接了她。

  “將臣……?”

  宋澤腳步蹣跚地走著,他的身體可能還不能正常移動。

  見身邊沒有人,他開口問道,明顯露出失望之色。

  因為他不在身邊,在某種程度上就可以預料到結果。

  “這是唯一留下的線索。”

  應了宋澤的話,她從背包里取出了一條雪白的手臂,給宋澤和張楊揚看。

  “啊....”

  那一瞬間,張楊揚雙腿發軟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著那只手臂。

  眼淚瞬間溢出,濕透了張楊揚的衣服和地面。

  因為她認為那是他的‘遺物’。

  但..

  “他還沒死。”

  她向哭泣的人伸出了他的右臂,這就是證明。

  她抬起淚流滿面的臉,明白她突然伸出斷臂的動作。

  她用一種我做不到的表情看著她。

  “觸摸它。”

  仿佛是在用力,她將他的右臂推過去。

  由于張楊揚的反脅迫行為突然接受了她的右臂,這讓張楊揚很尷尬,但是……

  很快,她就驚奇的發現,那手臂還有些溫熱。

  “暖和嗎……?”

  張楊揚用袖子擦了擦沾滿淚水的臉,再次檢查了將臣的右臂。

  正常情況下,這段時間會僵硬變硬,但被砍斷的右臂卻還活著。

  溫度和人類沒有區別。

  那里..

  “啊……!?嗚嗚嗚,你動了嗎……!?”

  就連那指尖,也時不時的蠕動、動彈……

  她幾乎立刻就把它扔掉了……

  但不知怎的,她設法控制了它。

  “將臣……還活著嗎?

  “或許..”

  這種情況本身就不可能以常理發生,當然這還是第一次

  不能說100%,只有那斷臂還那么熱鬧。

  以他還活著的事實來看,他活著的可能性很大。

  “它是活的……它存在……”

  聽到她的話,張楊揚再次流下了眼淚,緊緊地抱住了他的右臂。

  僅僅因為他還活著這一事實就讓人安心……

  是眼淚流了出來。

  “……”

  她就那樣靜靜地注視著這個人。

  她自言自語:“我只是很高興我的同事還活著,所以我才這樣做……”

  但無論她如何看待張楊揚的行為,她都愛他。

  那眼神,騙不了人。

  那一瞬間,她感覺心里有什么東西在涌動……。

  忍無可忍的她猛地奪走了張楊揚摟著的手臂,張楊揚的身體也因此而變得虛弱。

  呻吟一聲倒在地上。

  “哎喲..!”

  “哦對不起”

  這不是一個很大的震驚,但她聽到張楊揚抱怨說她的頭撞得很痛。

  仿佛回過神來,她一臉羞愧,毫不費力的抬起了身子。

  “我覺得如果我抱得太緊會很沮喪……”

  雖然她將臣都覺得這是個荒唐的借口,但她也沒有別的借口可說。

  ……

  “好的。”

  不過幸運的是,她點了點頭同意她給出的荒謬借口。

  連她自己都傻眼了。

  挺好的,她壓下想要解決的欲望,默默地閉上了嘴。

  “我知道將臣還活著,但那之后你打算怎么辦?”

  坐在離兩個女人一段距離的地上休息并看著她們的宋澤說話了。

  確認一切都已解決后,他問她。

  “我當然要找將臣的存在!”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嗎?

  “我不知道!”

  “……”

  宋澤只好閉上了嘴,仿佛被她自信的態度和話語驚呆了。

  “不知道,不過……如果你照顧好太陽教團的成員,總有一天我們會見面的。”

  醫院的人全軍覆沒……

  他不可能不出手。

  他對想要強奸她的太陽教會人類也是如此,但他的報復是無情而殘忍的。

  太陽教會這個幕后黑手,她可不能放過……

  直到太陽教會的種子干涸,她本以為,這場殘忍陰暗的復仇,已經沒有辦法結束了。

  所以,當她一個一個摧毀太陽教會的藏身之處時,會不可避免地會遇到他。

  好在她手上有一張太陽教會藏身處的地圖,她就順著地圖來到了這里。

  如果看著它,與他重逢是肯定的..

  “你能帶我去那趟旅行嗎……?”

  宋澤從地上抬起他還不能完全控制的身體。

  “你..”

  她看著宋澤的身體。

  盡管看起來已經是中年人,但纏著繃帶的身體卻顯得霸道而堅硬。

  光是看著他,她就知道他是一個訓練有素的人。

  只是..

  他目前的狀況看起來很可憐。

  處于一種微弱的狀態

  本來應該是左臂的地方空著……

  說不定連站直都困難。

  粗壯的雙腿如同小鹿一般顫抖著,渾身都在滲出鮮血。

  全身都纏著紅色的繃帶。

  就算狀態正常,她也處于擔心帶不帶他的境地。。

  連站都站不穩。

  她不可能帶一個重病患者去旅行。

  “不”

  她堅決拒絕。

  在那種狀態下旅行……

  她不知道如果只是旅行會發生什么,但是喪尸、她,太陽教會的人類……或者這個可能會出現奇怪怪物的世界。

  宋澤跟著他,無異于找死。

  ……

  是她消耗了好幾包珍貴血包救下的人。

  怎么能這么輕易的死?

  “那你要是遇到將臣的話,希望能及時和我聯系。”

  宋澤表現出利落的放棄態度。

  “我會告訴的。”

  帶他一起去是不合理的,但至少傳達了這些話,無論如何都要見到他。

  由于這是一項涉及雙方的工作,她欣然接受了宋澤的要求。

  “你以后要是來地獄,那我就道歉了!”

  突然轉變態度的宋澤,不知不覺拿出的刀刃,對準了自己的喉嚨。

  刺傷

  “..!!”

  “隊長!!”

  對宋澤的自殘行為感到震驚,她和張楊揚同時大喊。

  然而,盡管宋澤有自殘行為,刀刃并沒有進入宋澤的喉嚨。

  就在刀刃刺入喉嚨前一秒……

  以超人的速度接近宋澤,她徒手抓住刀刃,刀刃侵入。

  “你瘋了嗎!你他媽的混蛋!”

  盡管她握著刀刃無法動彈,但她還是設法夠到了將臣的脖子。

  她向正要揮動刀刃的宋澤吐出嚴厲的咒罵。

  “我盡可能地保存它……!”

  對宋澤的行為感到憤怒,她徒手切斷了她拿著的刀刃。

  把它像泥土一樣揉成一團,一下子變成了一堆廢鐵,猛地扔掉,扔掉。

  擦了擦渾身的冷汗。

  這確實是一個近乎危機的局面。

  1秒……

  如果真的晚了1秒,宋澤的刀已經插進了他的脖子。

  按理來說,在那之前停下來應該是正常的,但她早該知道。

  宋澤的目光既不是虛張聲勢,也不是裝模作樣……

  是真實的。

  那是一個真正做好了死亡準備的男人的目光。

  “隊長,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宋澤剛才的舉動把她嚇了一跳,她坐了下來,雙腿松開看著宋澤。

  “對不起…………希望你能帶我向他說抱歉。”

  宋澤的態度非常冷靜,讓人無法把他想象成一個即將死去的人。

  然而,宋澤握著刀柄的手卻被緊緊地握住,鮮血直流。

  “我會告訴他的………”

  宋澤很痛苦,他失去了左臂,全身都纏著繃帶。

  她低頭看著將臣的臉,苦笑了一下。

  “我辜負了那個家伙的期望……!”

  一直用平靜而謙遜的語氣說話的宋澤,終于氣勢洶洶地喊了出來,氣勢快要噴血了。

  “如果你不打算帶我去……就讓我去死……!殺了我……!!”

  對于再也沒有什么可以保護的宋澤來說,他是唯一一個懦弱地活下來的人。

  他以為他能做的就是向他道歉……

  那將是他生存的“最后”事情。

  對于那個無法保住醫院人命和與將臣的約定的他來說,那是唯一的事情了。

  這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可惡……!將臣這家伙……是不是在散發吸引人的信息素!”

  她皺起臉,粗暴地撓著將臣黑白相間的頭發,重重地嘆了口氣。

  她呼出一口氣,表情凝重。

  “說實話,很麻煩!就算我說我會保護你免受敵人傷害……但你可以行走嗎?倒是在那個狀態下旅行途中死了才怪。不是嗎?”

  她指著宋澤的身體,用平靜的語氣和語氣說道。

  就算是帶了他,那種狀態也不可能去旅行。

  在那種狀態下,她最多只能看到一個傷口在幾天之內裂開死去的未來。

  “既然如此……!我會處理的!我會照顧和協助隊長的!”

  張楊揚從座位上跳起來,舉起手,仿佛不知不覺松開的雙腿恢復了力氣。

  看到張楊揚的反應,不僅是她,連宋澤也一臉懵逼。

  看著這個她。

  “真是的,你這個家伙……是被瘋子所喜愛的體質之類的嗎……?”

  她用一只手捂住臉,再次深深地嘆了口氣。

  宋澤瘋狂地威脅說,如果她不帶他去,他就會自殺。

  一個說會跟隨的張楊揚..

  以及包括她永遠不想帶走的女孩在內的情況。

  宋澤愿意冒著生命危險追隨她,可是……

  踏上了這生死攸關的危險旅程,是非常的危險。

  張楊揚陪同他卻恰恰相反,她自己也不知何故加入了旅程。

  是一個表現出堅強意志的張楊揚..

  不管那兩個人的意志如何,去吧

  夾在兩個正在施法的人中間,她的頭很痛。

  “因為我也沒打算帶你去……住手!”

  對于為了壓抑彼此的意志而戰斗的兩人,她以堅定的態度工作。

  “那殺了我就走。”

  “別說了!帶上我,一切都迎刃而解!”

  只是,兩人并沒有放棄的意思……

  而是專注的看著對方。

  將矛頭轉向她,開始說著。

  “你覺得你死后是誰擋住了將臣的傷口?”

  “啊...!”

  “我們也有資格見到將臣!”

  “嗯……!”

  兩人每吐出一個字,她都忍不住有些自責。

  他們確實是醫院里的人,包括這兩個人。

  當然,帶他們去旅行,伴隨著太大的風險。

  對于他們這些正常人來說,這一趟實在是太過分了。

  她將會處于危險之中。

  不是沒有信心一般保護將臣的異能,而是……

  她既不是神也不是職業保鏢。

  萬一出了什么意外,兩人保不住也就不奇怪了。

  如果她不能保護他們,就讓他們死吧。

  但是。。。

  反過來想的話……萬一以為他們已經死了的他們就在他眼前呢?

  他當然會很高興。

  意料之中的是,他那欣喜若狂的模樣,連看都不看,就在眼前一閃而過。

  她閉上眼睛。

  看到她的態度,宋澤笑了笑,將目光投向了旁邊的她。

  點頭同意。

  兩人沒有互相爭斗,而是決定聯手說服她……

  “作為‘道歉的禮物’,我們不是很完美嗎……?”

  “道歉...”

  聽了張楊揚的話,她像是在懷念似的喃喃自語。

  是啊……

  她不得不向他道歉。

  雖然這不是她的本意……

  但是她不得不向他感到損失和痛苦的他道歉。

  “沒有比這更好的禮物可以把我們安全地帶到他身邊了。”

  “對啊!如果是將臣,他肯定會高興,……他會喜歡的!”

  正如他們兩個所說的那樣……

  如果他能安全得到他們……

  對他來說是一件大事。

  這是一份禮物。

  能把那兩個安全的帶到他身邊也不錯。

  對他,對她,對他們……

  她覺得一切都很好。

  會感到安心。

  他會很高興知道他認為已經死去的3個人還活著。

  ……都是利好……

  “不……不!不……!這不可能是……!?”

  差點一瞬間過去,但冷靜想想,風險太大了。

  如果他們做錯事而死了……

  她看到他的臉真的很尷尬。

  他覺得,冒了這么大的風險,也沒必要帶著他們一起去……

  ……宋澤和張楊揚的舌頭繼續誘惑著她。

  就像圣經中的蛇讓夏娃吃禁果一樣。

  最后,她只好做出了和夏娃一樣的選擇,被蛇騙了,吃了分別善惡樹。

  “啊啊啊!可惡!好!知道了!走!你可以走!可惡!”

  她的臉像熟透的西紅柿一樣紅得通紅,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在向他們宣布后,自言自語,大笑或變得嚴肅等。

  通過展示..的面部表情秀,她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她不知怎么忍受了他們甜蜜的毒藥。

  聽到宋澤的“話”,她一邊想象,一邊臉紅了,感到羞愧。

  宋澤也急切地想以某種方式說服她。

  她別無選擇。

  不管是什么……

  最后,她決定讓宋澤和張楊揚一起踏上尋找他的旅程。

  ……他們決定盡快準備離開。

  ……在宋澤的傷口恢復了幾天之后,

  她想盡快離開。

  需要的是食物和飲用水……

  以及他們兩人可以使用的“武器”。

  她認為至少擁有一件戰爭武器是件好事。

  他們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到‘他’,同時也避免了與太陽教的摩擦。

  他們比喪尸還麻煩,這是理所當然的。

  食物都是武勝將臣處理的……武。

  因為不適合戰斗,所以幾乎沒有必要,所以最后只能選擇輕鋼作為武器。

  而宋澤選擇的武器,是“槍”。

  讓人意外的是,武勝的藏身倉庫里竟然有不少槍械裝備。

  好像只是因為能用的人很少,就這樣被困在了倉庫里。

  “對我來說,這是我的‘專長’。”

  宋澤笑了笑,把本就陰沉的臉扭曲得更加陰沉,然后去了倉庫。

  “誰說要全力以赴……!?”

  連身體都動彈不得的宋澤此時想用比平常更快的速度掃起它,但是……

  對于選擇醫學的張楊揚...

  “看來距離到期日期只剩下一年左右了……我們可以好好利用它。”

  她說著..

  試著把各種藥品和藥物都放在背包里。

  這是與宋澤沒有什么不同的行為。

  “這些是土匪什么的!?”

  最終,看不下去的武勝朝著貪婪地想要收集武器和藥品的宋澤和張楊揚走去。

  喊道。

  “哈……適可而止。”

  完全理解兩人的心情,不過想想宋澤和張楊揚的舉動果然有點過分了。

  同時,也吸引了身邊的陌生人。

  這可能是一種奇怪的體質的懷疑不可避免地變得更加強烈。

  兩人低頭道歉,然后罵罵咧咧。

  “哈。。早點這樣就好了。。外面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武勝被他們自我反省冷靜下來,指著外面說道。

  “謝謝你照顧這個那個。”

  “對付太陽教會的敗類,不過這點口香糖就夠了。”

  “好的..?”

  武勝話音剛落,臉色就變得凌厲起來。

  “什么什么...?”

  “那把血包給我,我清理垃圾,那是口香糖吧?

  “你個人才是最狠的!!

  對于武勝來說,鮮血比食物、武器或者其他裝備更有價值、更有價值。

  對她大喊大叫,真誠的謀殺意圖和惡意對她的惡毒給他禮物。

  食物、水、藥品、武器,還有……給

  就連強行收下的血包。

  “該死的土匪……!給我滾!”

  就這樣收到了武勝的送行(?),而且他們至少離現在的位置最近。

  他們動身前往太陽教堂的藏身處,距離這里大約有一周的路程。

  但..

  貨物的準備明明是完美的,但是這一趟人的身體狀況卻并不完美。

  首先,宋澤的身體處于受傷狀態,無法正常行走。

  只能看出宋澤用耐心和毅力移動他吱吱作響的身體。

  是這種情況。

  另外.

  .對于一個決定照顧這種輕鐵的張楊揚..

  從一開始,它就不是很能運動。

  “啊....”

  雖然走得比平時慢,但距離自然拉遠了……看著落在后面的兩人

  她用手掌捂住臉,發出哀嚎。

  她喜歡了他們的甜言蜜語并接受了他們的請求,但是......

  只好去體驗想對他們視而不見的痛苦現實。

  照這樣的速度前進,似乎就算是一年時間,也無法靠近他。

  而且...大部分行李都是她自己背的。

  “...”

  她沒有一個好主意,她的頭很痛

  她用力按著太陽穴,等待他們靠近自己。

  “再這樣下去……我想就算再過半百年,我們也走不了。”

  她用諷刺的語氣對他們說話,半是嘲諷。

  然而..

  “原來如此……照這樣下去,我都快死了。

  “我們不能就這樣飛嗎?

  即便她語氣冷嘲熱諷,兩人還是面色平靜,平靜地談論著,沒有流露出其他傷人的情緒。

  “一天一小時是極限……吃100份食物或喝一包血可以維持大約一個小時。我可以飛得更多,但是...性價比是最差的,但我已經不想吃食物或血袋了。”

  的意見當然被駁回了。

  “那你更愿意買輛車嗎?”

  “我不認為那里有任何像樣的汽車......即使你在那里找到一輛,誰在駕駛它?……?”

  “但是……我有駕照。”

  “說起來,你……不,你……說你年紀大了。”

  可是……

  怎么看張楊揚都只能是中學生一樣的身高和小孩。

  因為她引人注目的外表,她一直忘記了這個事實,并再次意識到張楊揚比將臣年長。

  她別無選擇,只能為難以置信的現實而呻吟……

  “你為什么要那樣做?你在盯著我的臉看……?”

  正因為這個念頭,她不自覺地可怕地看著張楊揚的臉。

  “你……不,你……”

  “啊,沒事。”

  “啊...!?”

  聽到這話,她只覺得腦袋里冒出的不好的念頭漸漸膨脹起來,變得不耐煩了。

  察覺到她的感受,她露出疑惑的神色,不知道該不該把這句憋在嘴邊的話吐出來。

  她在想怎么辦。

  她腦海中閃過的念頭就是張楊揚和他的關系。

  她沒認出張楊揚是個女人,因為她看起來太年輕了,但是……

  因為她通過認識這個張楊揚的時代而擁有的形象已經改變..

  這個張楊揚與他有關。

  她有一種預感。

  當然,那是她的預感,她也明白,那只是她自己的預感。

  但是..

  當她被卷入風流韻事中時,她的判斷力就變得模糊了,她擔心他與張楊揚的關系。

  很擔心。

  于是她打定主意,決定向張楊揚詢問她和他的關系。

  “你……和將臣……在一起了嗎?

  但是……可能是她太緊張了,沒有好好篩選

  ……太露骨了。

  話是從她嘴里說出來的。

  “......”

  在稍遠一點的外場聽的宋澤……

  這家伙突然說什么?

  一臉荒唐的看著……

  苦苦等待著張楊揚的答復。

  “什么意思?”

  她聽不懂話里的意思,乖巧地歪著小腦袋問道。

  “啊……”

  看著她和張楊揚……

  宋澤搖了搖頭,想和她們扯上關系。

  他連忙拖著酸痛的身體從原地摔了下去。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他意識到女人之間為了性關系而爭吵沒有什么好處。

  可以說,這是多年來意識到的宋澤非常英明的回應。

  比平均身高高的她低下頭,比平均身高矮的張楊揚抬頭看著對方。

  兩人面對面保持著奇怪的平衡(?),但最終,那個平衡她張開嘴,潤濕因緊張而干涸的嘴唇。

  “那個,所以……和將臣……那個……嗯,睡吧……睡了嗎!!

  “嗯,因為我們住同一個房間。”

  還沒有領會到她的意圖的張楊揚,沒有隱藏的說著。

  “什……!?什什什什……!?”

  仿佛被這話嚇了一跳,她半張嘴,瞳孔猛地一顫。

  與此同時,她的身體也像手機的振動模式一樣顫抖了一下,緊接著用空洞的眼神看著這個張楊揚的臉。

  “..是嗎?”

  “是……?你說什么?”

  她眼神空洞,低聲嘀咕著什么……

  “是你放進去的嗎!是你把那家伙的東西放進去的嗎!是你做的嗎!?你玩得開心嗎!?趁我死了!是因為你們兩個對上了眼是嗎?...”

  堆積如山的話語如潮水般從她口中涌出,不,變成了一波又一波的臟話。

  不知所措的張楊揚一下子被吞沒了。

  起初,它是如此突然。

  以至于她無法將這些詞的一個單一含義放入她的腦海中。

  只是……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句話一點一點的鉆進了她的腦海。

  意思說得很清楚了。

  “你在說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遲遲才意識到她為什么對自己說那句話的張楊揚,臉被染紅了,用細弱的聲音用力的吼叫著。

  “那個,那個……太不要臉了!!!!”

  “是你睡了他嗎!!”

  “就是同一個房間……中間隔了個隔板!單獨的床!”

  “說謊!!”

  “它是真實的!!”

  兩個女人怒吼一聲,對視一眼。

  “說到底!我和將臣是朋友!朋友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

  “男女之間沒有純友誼!”

  她也是男女之間可以建立友誼的一派!

  隨著時間的推移...

  “那是胡說八道……!”

  回過頭來想這件事已經很久了。

  “其實,我和將臣是知心朋友!”

  “你能向上帝發誓嗎?”

  “............當然!”

  “你個混蛋……你就這么想了!?喂!?你根本沒想過他是個男人……!

  對那個回答她的審訊很簡短的張楊揚...

  大約3秒的時間,她就像火一樣

  她很生氣,把它擦掉了。

  “哦,不!當我梳頭時感覺很好..我不這么認為!

  “還好吧!這賊貓……!!”

  “你是……苦命……!?這種瘋狂的執念,是一種精神疾病!”

  兩人死死對視,一步也不退。

  為了不輸,表達了將臣的意愿,并猛烈地混合了他的話語和他的刀片。

  “連自己的男人都不相信?”

  “我相信..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更信任..但不是你..!你這個賊貓!!”

  “我不相信!這只是一種執念!快去看心理醫生!”

  在大約30分鐘的時間里,這兩個女人在一場盛大的(?)口水戰中吐口水和咬對方。

  但并沒有輕易得出結論……

  也沒有輕易停下來。

  兩個女人激烈的血戰,似乎永遠不會結束,隨時都會繼續的氣氛。

  如此恐怖的氣氛中,竟然有一個男人,無畏的……插手……

  “你們還在繼續嗎……?為什么不現在停下來?”

  是宋澤,他消失在某個地方以避開他們。

  老實說,他不是故意要插手的,但是……

  如果他就這樣放著不管,他可能會在這爭吵中直到死去。

  因為,怒火似乎還要繼續下去。

  但..

  “放開隊長!”

  “叔叔,你來評理!”

  兩個女人同時大叫起來,用一種足以撕裂她們的力量瞪著宋澤……

  ……被兩個女人壓倒性的能量所驅使,他別無選擇,只能閉嘴。

  “對不起...”

  然后……轉身離開了他們。

  “……隊長?那是什么?”

  “……叔叔,那是……什么?”

  正在大打出手的兩個女人……

  試圖再次擺脫爭論……

  結果卻倒在了宋澤的腳下。

  “車…?”

  ……這是一種類似自行車的東西,所以很流行,所以很常見

  是看得見的東西之一……

  他們也有大概的了解。

  只是……

  它看起來非常小。

  在確認了對象的身份后,女孩們......

  “不太合適。

  “不太合適……

  最后渾身肌肉腫脹的宋澤騎上了小車。

  老實說...

  ..就像一個成年人騎著孩子的自行車

  ……很不雅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