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趙國慶夏若蘭無廣告彈窗 > 第116章 云集峰行云院系
    然而,不等他震驚完畢,黃金飛龍已經沖到他面前。

    此時,萬千劍影化為灰燼,手中的飛劍實體,也在先前的交鋒中擊落,李修文無物防身,或者說,被龍小白駭人的氣勢,驚嚇得不敢阻擋。

    恐怖,令他的五官扭曲,害怕,讓他的神色迷離。

    “龍師弟……不,龍師兄,小白哥,饒了我,饒了我……”

    龍小白靜坐黑炭背上,靜靜的看著對方,像一個局外人似得看著他,仿佛這件事不是他做的一樣。

    唰。

    黃金飛龍呼嘯而過,偌大的龍身穿過李修文的身體,強大的威勢蕩起一陣狂風,因為速度快,葉清風他們只看到黃芒一閃,同時響起李修文痛苦的慘叫。

    狂風吹罷,黃芒落盡,李修文終于看清,他的胸口上插著一柄劍,七星劍,尖端沒入身體,外露的劍身不住顫抖。

    “贏了!龍師弟贏了!”

    牛漢升激動地說道,雖然親眼見證了這個事實,但語氣中仍滿是不可思議。

    “贏了?”

    相比與牛漢升的興奮,葉清風、秦牧更多的吃驚,兩人面面相覷,眼睛中心照不宣的閃著后怕。

    當初龍小白剛到究天院系時,他們對他的自以為是很是不屑,由此還引發出一段時間的冷戰,他們甚至想過好好教訓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現在想來,當時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連出云榜361位的李修文,都不是龍小白的一合之敵,何況是他們?

    究竟是誰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龍小白緩緩向前,眼睛正對李修文,“當你敢向出手的那一刻,就得有承受這個后果的覺悟。”

    他隨手一揮,七星劍回歸造化骨,就那樣從李修文身旁乘駒而過,沒有向他多看一眼,地面的牛漢升三人自覺跟上,獨留李修文一人在空中顫栗。

    如今他修為被毀,形同廢人,全憑長時間駕馭靈駒,所建立起來的經驗控制靈駒不亂,臉上神情難以言表。

    此戰雖在山林,但李修文修為被毀是事實,瞞不了人,率先在靈丹院系引起關注,積弱的究天院系的一個新弟子,竟然打敗了六大院系之一的靈丹院系,這本身就很有噱頭,隨后在六大院系中傳開。

    獲知消息的長老確定此事后,第一時間更新了出云榜,龍小白由398位提升到361位,而李修文因為修為被廢,直接踢出榜單。

    封陣院系。

    正在布置靈陣的霍云修仰面望天。

    “出云榜361位,不愧是曾經打敗我的人,你在提升,我也沒閑著,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打敗你。”

    仙法院系。

    獲知消息的柳閑,腦海中浮現出與某人在小院中激戰的畫面,眼中閃著無盡的恨意,他是千萬人口云武城天賦最高的貴胄,卻一次一次被龍小白這個平民壓制著,而且距離越來越大……

    想到這里,他緊握的拳頭上,竄涌出憤怒的驚雷。

    忽然,他靈光一閃,嘴角逸出一抹陰魅。

    “聽說,肖張師兄也來自摘星城,說不定我可以從他那里,查到龍小白更多的底細。”

    ……

    李修文之敗所帶來的影響,龍小白毫不關心,他回到究天院系后,取出一些洗髓金剛丹,交由牛漢升分給其他人,自己則去了一趟古武院系和封陣院系,將部分靈丹、靈石分給小胖子、洛時飛。

    洛時飛修煉穩定,修為穩步提升,龍小白并不擔心,小胖子生性懶惰,龍小白特意敲打一番,還專門找到陳一凡,一方面請他嚴加管束小胖子,另一方面,給了他部分修行資源。

    做完這一切,他才回到究天院系,自己的住所。

    第一次施展九龍劍訣,總的威力他還算滿意,但這只是九龍劍訣的最低境界,萬年前,他將九龍劍訣修煉到最高層,一劍揮出,萬龍騰空,橫掃蒼穹,何等的霸道。

    之前,他擔心靈石不足,放慢了修煉速度,現在不僅得到了帝靈墓的一千多枚靈石,還在靈集谷中賺到近十萬枚,可以說,是東天道院弟子中的第一土豪。

    有這些靈石做后盾,他可以全心投入修煉中。

    接下來的一個月,龍小白全力修煉,修為和靈法得到整體提升,絕世神龍拳的第二式,神龍迫,功德圓滿,練到最高境界,天圓迫。

    九龍劍訣可以凝聚出兩龍,威勢比與李修文戰斗時,提升了一倍。

    而他的修為,從智靈境后期,提升到智靈境入室期。

    “修煉不是一味的吸收靈氣,磨練靈法,淬煉戰斗技巧,也是關鍵,否則空有根基,而無戰斗力,也是空談。”

    龍小白停止修煉,思忖該去哪里磨練戰力,想著想著,忽然眼睛一亮。

    “聽聞牛師兄說過,東天道院弟子不僅可以到靈集谷賣靈物賺錢,還可以到行云院系領取任務,獲得報酬。既有架打,又可以賺錢,這倒是一舉兩得的辦法。”

    龍小白當即問明行云院系的位置,乘著黑炭飛去。

    行云院系位于云集峰,是東天諸峰中,距離道院院門最近的山峰,如此安排,自然是為了方便領取任務的弟子進去。

    行云院系規模不大,正式弟子也不多,但卻是眾院系中人流量最大的,原因無他,其他院系中,修為達到一定境界的弟子,都會選擇領取任務,作為歷練,因此聚集了各個院系的弟子,進進出出,不絕如縷。

    龍小白第一次來,不情愿把靈駒放在峰渡臺,于是把黑炭收入造化骨,饒有興致的四處打量。

    “你們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究天院系的人竟然來了!”

    一名仙法院系的修者隔得老遠,指著龍小白嘲諷道。

    東天道院每個院系都有各自的院服,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穿各式顏色院服的都有,唯有龍小白一個人身穿究天院系院服,想不引起關注都難。

    四周的人像看西洋景似得,齊刷刷的向龍小白看去。

    “哎呦喂,還真是究天院系的,沒想到啊沒想到,如今世道變了,究天院系都敢來云集峰了。”

    “哼,來了又怎樣,我估計憑他的實力,連黃級任務都不敢接,頂多來過過眼癮,說好聽點,就是來勵志了。”

    “哈哈哈,肯定是這樣,你看他,還是智靈境修為,自己不嫌丟人也就罷了,還給咱們道院丟人。”

    眾人又是一陣嘲笑。

    這也難怪,敢去接任務的,修為至少達到了身靈境,而且,對外辦事,修者也代表了東天道院,關系到東天道院的臉面。

    龍小白對他們的嘲笑熟視無睹,繼續淡定的走著,如果是個人嘲笑,就要向他展示實力,那他豈不是要忙死?

    就在這時,第一個嘲諷他的那名仙法院系弟子,突然擋在身前,手指著他鼻子,趾高氣揚道:“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給我滾回你的究天狗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