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綜武:剛成道祖,徐渭熊帶娃上門 > 第二十章半個人情
  聲音傳來,伴著陣陣馬蹄聲。

  官道后面,塵土飛揚,徐鳳年調轉馬頭,望向來者。

  姜泥也是探出頭來,看看是誰來搶徐鳳年的風頭。

  一旁的魚幼薇有些害怕,被徐鳳年一個眼神叫到了懷里。

  寧峨眉手底下的一百鐵騎,下意識的紛紛給這前來的一百鐵浮屠讓了路。

  顧長卿的馬似乎沒見過這種場面,前走幾步,正好擋在了陳芝豹的面前。

  將陳芝豹和徐鳳年分開兩邊。

  “前面何人?敢攔下陳將軍銀槍?”

  典雄畜出言喝道。

  世子隊伍中,能攔下陳芝豹一槍的,近乎沒有,這位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不過作為陳芝豹的心腹,典雄畜就是為了給這個新來的姑爺一個下馬威。

  好讓他知道僅憑一人,是擋不住八千鐵浮屠的。

  “這是梅子酒?看著不像啊。”

  顧長卿將長槍拋出,槍尖直直插在了陳芝豹的馬前。

  徐鳳年狹長的雙眼微瞇,見陳芝豹真敢出槍,也是有些憤怒。

  坐陣當中的陳芝豹也沒想到,這個顧長卿竟然真的能擋下自己這出其不意的一槍。

  “不過如此。金剛境而已,你和我還差得遠呢。”

  不是一品高手,也不可能萬軍從中,取那葉白夔的首級。

  顧長卿自己接下這一槍也不輕松,半邊身子都有些發麻。

  不愧是小人屠,還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

  不過畢竟自己是陪小舅子出門,總不能讓自家人吃虧。

  這陳芝豹還是自己情敵,怎么樣自己都不應該放任這一槍過去。

  更何況,這一槍分明是沖著自己過來的吧?

  聽到顧長卿竟然當眾嘲諷自家白衣將軍,典雄畜的怒火一下被顧長卿點燃了。

  什么哈麻皮,真當自己是根蔥了?

  “鐵浮屠統領典雄畜,請郡馬賜教。”

  顧長卿看了眼陳芝豹,這家伙倒是樂得清閑,反正是手底下的惹禍,大不了到時候回去懲戒一頓。

  “不過二品小宗師,還不配和我對打。”

  韋甫誠本來不想出來,沒想到自己白馬竟是被典雄畜一把拽上前去。

  這下自己不得不出來迎敵。

  “白弩羽林統領,韋甫誠,還請郡馬賜教。”

  韋甫誠硬著頭皮說道。

  “兩個二品小宗師?”

  顧長卿扭頭看向徐鳳年。

  “打不?”

  徐鳳年沒想到自己這姐夫竟然這么給面子。

  “姐夫,陳將軍可是用兵能手,人稱小人屠。”

  “還請多加小心。”

  “不妨事,就是喝口水的事。”

  顧長卿氣引全身,腳踏馬背而出,沒有動用武器,只是出拳,砸向兩人面門。

  只不過速度之快,依舊讓常人難以捕捉。

  而典雄畜也知道了自己并非顧長卿的對手。

  只有真正面對顧長卿,才能知道指玄的恐怖。

  韋甫誠更是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卸掉了身后白弩。

  “陳將軍手下,驍勇善戰,長卿偷襲取巧,算是扯平了。”

  典雄畜倒在地上,胸甲破碎,口吐鮮血。

  陳芝豹帶領的一眾將士目瞪口呆。

  這還是在營中無敵,戰場百人屠的典統領嗎?

  以眼力速度見長的韋統領更是在一瞬間就被人卸下了弓弩。

  韋甫誠看了眼陳芝豹,見對方點頭,便咬牙認輸。

  “不必如此,不必如此。都是一家人。”

  顧長卿來到典雄畜身邊,青萍劍出,給陳芝豹和徐鳳年嚇一跳。

  “姐夫,那典雄畜是陳將軍心腹愛將,都是一家人,就不用動兵器了吧?”

  徐鳳年不知道顧長卿想要干什么,還以為要殺個統領給陳芝豹一個下馬威。

  “放心,我不是殺他。”

  一道青萍劍氣飛出,進入典雄畜的體內。

  頓時典雄畜的傷口肉眼可見的開始愈合。

  顧長卿的這一手讓眾人瞠目。

  “我這姐夫還有這一手?”

  徐鳳年沒想到,剛剛跌下馬口吐鮮血的典雄畜,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就能自己站起來了。

  從韋甫誠口中,典雄畜知道了治療自己的正是顧長卿,當即老臉一紅,抱拳向顧長卿道歉。

  “不必多禮。應該的。”

  典雄畜翻身上馬,灰溜溜的跟著韋甫誠回到了陳芝豹的身后。

  顧長卿不在乎兩人舉動,只是盯著陳芝豹。

  “陳將軍,你無禮在先,我救人在后,總的來講,你要欠我和世子一個人情吧?”

  陳芝豹聽著不禁扯了扯嘴角。

  好你個顧長卿,你是會找場子的。

  車廂里,李淳罡笑的前仰后合。

  姜泥見前來找徐鳳年麻煩的陳芝豹被壓制,心中本來不爽,自己身邊這老頭還笑出聲來,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嗎?

  “笑什么,不許笑。”

  “小丫頭,老人家就這么點樂子了,你還不許我笑嗎?”

  李淳罡說道。

  “就是不許。”

  姜泥說著氣呼呼的翻看著手中劍譜,不打算繼續理會這個糟老頭。

  李淳罡見狀連忙和姜泥道歉。

  “這不是因為那小人屠沒事找事,非得找個大頭來掐架嗎。”

  “我這也是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姜泥從書后探出頭來,看著李淳罡。

  “那顧長卿,真有這么厲害?”

  “他厲不厲害我不知道,不過我可是厲害得很。”

  “你?”

  姜泥的眼中透著濃濃的不信任。

  一個只會摳腳挖鼻子的臟老頭,能是什么高手?

  了不起了也就是個從一品高手。

  “丫頭,你還不信。不然一會兒讓那長卿小子過來,你問問他便知。”

  “我才不問。”

  姜泥對顧長卿也沒有什么好感,無非是在王府打了徐鳳年一頓。

  不過剛剛也給徐鳳年找回了腸子,顧長卿在姜泥這里的印象分也低了不少。

  李淳罡眼珠微動,心生一計。

  “這樣,你要是覺得徐小子沒有吃癟,我讓長卿小子天天給徐鳳年喂招,怎么樣?”

  “喂招?那不是便宜了那家伙。”

  姜泥雖然不覺得顧長卿有多厲害,但是從王府那一場戰斗來看,最起碼還是強上徐鳳年不少的。

  “說是喂招,實際上就是讓那小子吃土。怎么樣?算你欠我半個人情?”

  “幾兩銀子?”

  “不要銀子。”

  李淳罡何許人也,要銀兩何用。

  姜泥思考了片刻,將手伸了出來,覺得不妥,又收了回去。

  “成交。”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光陰冢的綜武:剛成道祖,徐渭熊帶娃上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