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綜武:剛成道祖,徐渭熊帶娃上門 > 第二十七章禍水東引
  眾人循聲看去,一白衣女子仗劍從天而降。

  只聽聲音,眾人以為來人不過豆蔻年華。

  一說“憐星”,顧長卿頓時來了精神。

  那明玉功可是能讓人長生不老,容顏不改的好功法。

  單論其能做到的功力內斂,自成天地,就非尋常功法可比。

  顧長卿和李淳罡看向來人,從氣息上看,竟是有著金剛境界。

  少女飄然落下,走到眾人面前,行禮作揖。

  “在下移花宮憐星,見過北涼世子殿下。”

  憐星帶著半張面具,露出的面容,已是天下絕色。

  徐鳳年放下烤魚,來到憐星身前,擺袖還禮。

  “原來是移花宮宮主座下二弟子,失敬失敬。”

  顧長卿在一旁瞧著,知道憐星已然被邀月留下殘疾,那手套面具之下,藏著的是何等怖人的畸形。

  ‘不知我的青萍劍氣,能否幫助其重塑面容。’

  雖然憐星心狠手辣不亞于邀月,但比之邀月,憐星的性子更為像人。

  “不知憐星姑娘來我北涼,有何貴干?”

  移花宮遠在南燕,徐鳳年可不相信憐星是專程跑來見自己的。

  “不知世子殿下,最近可有奇異事情在北涼發生?”

  憐星暗自打量著徐鳳年,除了俊俏一些,那股子猥瑣氣息,半點不像那人屠之子。

  身上的武功路數似乎是那武當派的絕學。

  只不過三流高手,怎么能擾動紫微星?

  難道是師父看錯了?

  徐鳳年以為憐星是因為武當山上金蓮開,便當作是寶物,前來一探究竟。

  心中思量,開口說道。

  “無有。莫非是貴派宮主眼花看錯?”

  憐星略微皺眉,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很小。

  姜泥在一旁抱著一本《大道歌》,也在細細打量著憐星。

  ‘世上怎么會有如此女子?分明年華二八,聲音卻稚氣未脫。’

  不僅聲音,她嬌靨甜美,更勝春花,她那雙靈活的眼波中,非但充滿了不可描述的智慧之光,也充滿了稚氣……

  姜泥不懂《明玉功》的強大,也礙于憐星九歲就早早踏入了《明玉功》第四層,面容不改的同時,也保留了兒時的稚氣。

  魚幼薇見到憐星的半張絕色面容,本就結郁的心中更加低沉。

  憐星注意到了姜泥和魚幼薇的目光,只不過這兩人在憐星的眼中不過凡人,留不住眼中。

  當下要緊的,是抓緊調查出紫微星動的原因,若是查不到……

  一想到邀月那冰冷傲然的目光,憐星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恐懼。

  北涼之中,除去徐驍,便是徐鳳年這位北涼世子以及那小人屠的消息最為靈通。

  自己跟在其身邊,也好更早掌握動向。

  “不知世子殿下要前往何處?”

  “怎么,憐星姑娘是見我俊美無雙,心生愛意,想要和我私奔天涯?”

  徐鳳年打開腰間折扇,上書“金玉無雙”。

  這字還是祿球兒在徐鳳年七歲生日時候題寫的。

  憐星性子如邀月般清冷,卻沒有遇到過徐鳳年這般油嘴滑舌的男人。

  面對徐鳳年的打趣,雖然心中厭煩,一時間卻是不知道如何作答。

  徐鳳年心中暗驚,難道這移花宮的女人,真的沒接觸過男的?

  憐星咳嗽一聲,回憶著師父的教訓,開口說道。

  “移花宮人不近男色,不為心動,自然不會為了世子動情。”

  “這就有些意思了。”

  徐鳳年合上折扇,來到憐星身邊。

  “既然憐星姑娘不近女色,又何必跟在我身邊,陪我游江湖呢?”

  面對徐鳳年的咄咄逼人,憐星胸有成竹的將腹稿說出。

  “北涼鐵騎,天下聞名。人屠之名,無人不曉。”

  “人人盡說北涼世子,紈绔無雙,白衣銀槍,縱橫寰宇。”

  憐星看著徐鳳年不緊不慢的說著,故意提到那小人屠,沒想到徐鳳年的臉色倒是看不出變化。

  “外地之人都在推測,究竟是世子繼承北涼,還是白衣更勝一籌。”

  “我出門時與姐姐邀月打賭,誰能先一步繼承北涼。”

  徐鳳年輕聲一笑。

  “那想必憐星姑娘是覺得我能勝出?”

  “當然。”

  “憐星姑娘會幫我?”

  憐星搖了搖頭,這種事情,自己不會動手。

  “那憐星姑娘費這些口舌作甚,還請回吧。”

  徐鳳年打著哈欠,伸了個懶腰,重新坐了回去,烤魚差點焦了,徐鳳年連忙拿起吃著。

  憐星眸子微動,上前一步說道。

  “關鍵時刻,我可以幫忙出手三次。”

  徐鳳年眼皮微抬,看向憐星。

  “想必世子殿下,不會拒絕一名金剛境的幫手吧?”

  “金剛境?”

  徐鳳年上下打量著憐星,看到敏感處,讓憐星心頭一顫。

  “行啊,你能打贏我姐夫,便可以留下。”

  聽到這話,顧長卿一個腦袋兩個大。

  這徐鳳年,倒是會找人。

  這憐星雖然只有金剛境,但明玉功玄妙非常,自己也沒有十足把握可以拿下。

  顧長卿不禁看向徐鳳年。

  這小子是故意禍水東引的?

  見徐鳳年不懷好意的看向自己,顧長卿頓時了然。

  得,這小子就是為了報那聽潮閣的仇來的。

  “世子姐夫?”

  憐星疑惑。

  一路過來,還從未聽說世子的大姐夫來到北涼。

  徐鳳年伸手一指,正是準備拿幾串烤魚便溜走的顧長卿。

  “姐夫,我這烤魚可都是精心料理的,你就這么拿走,不太合適吧?”

  顧長卿放下烤魚,一本正經的說道。

  “甚么烤魚,我怎么沒見過?”

  感受到眾人略帶鄙夷的目光,顧長卿有些掛不住臉。

  “咳咳,鳳年,這么賣你姐夫可不好啊!”

  憐星觀察著顧長卿,氣息綿長,周身氣勢內斂,倒是看不出境界高低。

  難道是個高人?

  武功路數倒是和那徐鳳年有些相近,莫非是徐鳳年的師父。

  姐夫一稱是用來掩人耳目?

  “移花宮憐星,還未請教閣下姓名。”

  顧長卿咳嗽一聲,拱手還禮。

  “武當顧長卿,久仰二宮主大名。”

  “道長切不可如此說笑,我師父尚且健在,我哪里當得起二宮主之名。”

  憐星連忙說道。

  顧長卿一拍腦門,自己差點忘了現在的憐星也不過二八年紀,還沒有遇到江楓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光陰冢的綜武:剛成道祖,徐渭熊帶娃上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