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更小說網 > 綜武:剛成道祖,徐渭熊帶娃上門 > 第五十章還是打劫的
  “上陰學宮來信?”

  顧長卿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

  “你二姐的?”

  “嗯。”

  徐鳳年大概看了一眼信件,便感覺如墮冰窖。

  “我感覺你還是抓緊回信微妙。”

  顧長卿接過信件,上面的娟娟字體,將寫信之人的涵養體現充分,而字里行間的殺意,讓人不由得戰栗。

  “已知。明日從上陰趕回。勿念!下次添新人,記得和我說。”

  簡單幾句話,就讓熟悉徐渭熊的徐鳳年和顧長卿感到畏懼。

  若是徐渭熊生氣,整個離陽都不要好過了。

  “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顧長卿長嘆一聲,憐星的事情還沒有說清楚,這又添了個阿青。

  這下真的要說不清楚了。

  只希望她們兩個對自己真的沒有非分之想吧。

  憐星看著顧長卿的臉色變化,有些好奇。

  那傳聞中離陽第一才女的脾氣這么差嗎?

  那看來自己要是賢淑一些,是不是就有機會……

  “我在想什么……”

  憐星搖了搖頭,想把自己剛剛的想法從腦子里甩出去。

  “鳳年,從上陰學宮到這里,需要幾天?”

  顧長卿問道。

  “全力趕路的話,以我二姐指玄境的修為,大概四天就能到。”

  “四天啊……”

  顧長卿撓了撓頭,這下真不好辦了。

  “怎么了嗎?”

  阿青上前問道。

  “有敵情?”

  “額……可以說是這樣吧。”

  顧長卿苦笑道。

  “哼!活該。”

  姜泥捧著一本《許武參同契》翻著白眼說道。

  “好了,我們該出發了。”

  徐鳳年說道。

  呂錢塘三人繼續在前面開路,阿青坐在青鳥的身邊,倒是十分般配。

  憐星騎馬跟在最后,和顧長卿始終保持著一定距離。

  至于魚幼薇和姜泥,自然是接著和李淳罡坐在馬車里了。

  好在姜泥已經適應了馬車里的味道,魚幼薇就比較慘了。

  每行駛一里地,魚幼薇就感覺自己的胃里翻天覆地。

  馬車里的味道實在難以描述。

  尤其昨天晚上還吃了烤雞和烤野麂子,這羊皮裘老頭兒的手上盡是油污。

  在伸出黝黑的指甲摳了摳牙縫間的細肉,更是讓人難以旁觀。

  魚幼薇認不出探出頭來,看向新來的阿青。

  “阿青姐姐,我能做你旁邊嗎?”

  阿青回頭看了眼已經俏臉煞白的魚幼薇,神色一怔。

  這丫頭這是怎么了?

  “可以。”

  阿青說著起身坐在了前面的馬背上,魚幼薇得以出來和青鳥坐在一起。

  徐鳳年和顧長卿走在馬車前面,徐鳳年實在有些好奇,自己這姐夫有什么吸引美女的寶物。

  “哪兒有這種寶物。”

  “再者說,你身邊的美女可不比我少。”

  顧長卿默算著,姜泥,魚幼薇,南宮仆射,還有未來的幾位,可都是傾城佳人。

  “青鳥和紅薯不是都歸你了嗎。”

  “整個梧桐苑排得上號的也沒有幾個。”

  徐鳳年滿臉遺憾的說道。

  “怎么,光一個白狐臉兒就夠你受的了,還要別的?”

  顧長卿剛開玩笑說出口,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白狐臉兒?”

  徐鳳年不僅渾身一抖。

  “姐夫,你認真的?他可是男的啊。”

  “咳咳,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可……”

  徐鳳年還想追問,幸好前面突然跑出來一個小蟊賊,打斷了徐鳳年的問話。

  呂錢塘看著眼前被人從林子里退出來的這個骨瘦如柴,身影如猴的小蟊賊,不說一些江湖葷話,倒是轉頭罵上了自己同伙。

  “劉蘆葦桿子,我跟今晚你婆娘過不去了!你推我作甚,爬墻看你趴你婆娘身上也沒這勁兒,推誰不好,推我出來,看我不抖樓你上個月進城在集市上摸一個大姑娘奶-子的破爛事!”

  呂錢塘皺眉緩緩拔劍,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勢。

  林子里突然怪叫一聲,一人扯著脖子喊道。

  “小崽子,作死啊,還不跑!風緊扯呼!”

  很顯然這幫人比昨天晚上的那群人眼力好得多,但也沒好到哪里去。

  只是呂錢塘二品小宗師的氣勢散出,才讓他們隊伍里的一些低品武者感受到了壓力。

  被推出來的少年雖然聽到了同伙的提醒,但在看到顧長卿隊伍里的一眾美女之后,還是不禁眼睛發直。

  “神仙姐姐們倒是比那青羊宮的仙姑們美艷許多哩!”

  魚幼薇捂嘴輕笑,這小子倒是眼力怪好的。

  “傻小子,還不跑!”

  密林中的聲音還在催促,只不過聽聲音已經跑出二里地了。

  憨直少年應了一聲,連忙跑離了這里。

  呂錢塘正要完整拔劍,徐鳳年拍馬上前伸出繡冬按下了呂錢塘的手,臉上露出了讓魚幼薇極為陌生的歡喜。

  這種歡喜,魚幼薇甚至當初在床榻上初見徐鳳年的時候都沒有見過。

  徐鳳年騎馬追上少年,橫馬攔住了少年的去路。

  陽光刺眼,徐鳳年瞇起了修長丹鳳眸子,肩扛雙刀,俊美的身姿讓閱男無數的舒羞都有些心神搖曳。

  “小山楂?”

  “娘嘞,你認識我?”

  少年頓時心中一苦,自己最近連出面的機會都沒有,咋就上了這些富家哥兒的名單了。

  這種“出風頭”的事情應該讓一直惦記著上縣城通緝令的老孟頭兒他們來才對啊。

  徐鳳年看著少年呆愣的模樣,不禁會心一笑,想起了當年兩人吹屁打橫的時候。

  “真不認識我了?”

  小山楂抬手遮擋陽光,瞇著眼瞅著馬上的公子哥。

  嘶!

  確實有些眼熟。

  “徐……徐鳳年?”

  小山楂瞪大了眼睛,乖乖,當年這家伙說自己是十里八鄉有名的人物,自己還不信,這家伙不會是來尋仇的吧?

  當年偷他那條蜀錦內褲的可是劉蘆葦桿子,自己只是放風的。

  “怎么,三年不見,就忘了我了?”

  徐鳳年跳下馬,笑著說道。

  雙刀收起,對于這種朋友,徐鳳年不會刀劍相向。

  見徐鳳年沒有要債的舉動,沒見過多少世面的少年也不在意許多,圍著徐鳳年嘖嘖稱奇。

  “鳳年,你這些年混出來啦,怎么。又來給老孟頭兒送銀子了?”

  小山楂哪里見過這種規制的衣物,左翻翻右看看,摸摸繡冬,又扯了扯徐鳳年的衣袖。

  一向比呂錢塘還生人勿近的徐鳳年,此時卻絲毫不在意小山楂的僭越舉動。

  聽到小山楂如此嘲諷,徐鳳年輕笑一聲,拿繡冬的刀鞘輕拍了幾下小山楂的肩頭。

  “去去去,哪年的事情了,今非昔比了懂不。”

  “這次可該我打劫你們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光陰冢的綜武:剛成道祖,徐渭熊帶娃上門

  御獸師?